• 返回: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第164章 干杯?

        看著陸舟猛咳的樣子,羅師兄在旁邊沒心沒肺地笑出了聲來。

        伸手拍了拍陸舟的后背,等他緩過勁來,羅師兄笑著說道。

        “感覺如何,是不是很爽?”

        抬手抹了下嘴,陸舟吐槽道:“爽的像在喝了辣椒水。”

        “這就是生活,辛辣的滋味兒,”羅師兄哈哈笑了笑,“現在好點兒了沒?”

        陸舟:“你指的是哪方面?”

        羅師兄:“精神狀態方面。”

        陸舟想了想,回答:“……一般般吧。”

        其實他想說的是坐在這里非但沒讓他感覺放松,反而更累了。

        五指扣著酒杯,羅師兄笑著搖了搖頭,用一副過來人的語氣說道,“你的生活缺乏激情,和我剛到美國的時候一樣,從你身上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過去。”

        “其實我覺得還行……”

        或許是因為音樂太大的緣故,羅師兄并沒有聽見陸舟的吐槽,繼續慢悠悠地說道。

        “你的生活需要一點調劑,適當的放松自己的大腦,工作時才能更加的專注。過度的積累壓力,遲早會出問題,而且很容易沾上一些不好的東西……其實除了數學和物理之外,我們還有很多可以追求的東西。”

        雖然陸舟完全沒有這種感覺,但還是順著他的話隨口問了句:“比如?”

        羅師兄咧嘴一笑:“比如說漂亮姑娘。”

        “……啥?”

        陸舟愣了下,不知道他為啥突然提起這茬。

        “身為你的師兄,看到你這個樣子我很心痛。所以,我決定傳授你一點點人生的經驗。”

        陸舟:“所以說,你有女朋友?”

        羅師兄:“沒有。”

        陸舟:“……”

        沒有你說個毛線?

        仿佛是看穿了陸舟眼中的不信任,羅師兄輕咳一聲,“我來美國之后談過三個,只不過哪個都沒談很久……我有沒有女朋友不是問題的關鍵,關鍵是我可以給你傳授一點心得。”

        陸舟疑惑道:“心得?”

        “是的,關于搭訕的心得,這也是我今天帶你來這兒的原因,”羅師兄咧嘴一笑,清了清嗓子,繼續說道,“泡妞重要的有兩點,一是在說話的時候看著對方的眼睛,二是足夠自信,大膽的展示自己能說會道的一面。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也是一種鍛煉。”

        陸舟:“……所以呢?”

        “光說你可能體會不到,我給你做個示范,就……就那位好了,看著,”羅師兄四處張望了下,忽然眼睛一亮,指了指坐在吧臺另一側的那個胸最大的美女,然后對陸舟擠了擠眉毛,端著酒杯起身走了過去。

        “嘿,美女,我可以坐在這里嗎?”

        胳膊撐在了吧臺上,羅師兄臉上露出一個他自認迷人的微笑,向那個獨自喝悶酒的女士搭訕道。

        那女人沒有反應,繼續喝自己的。

        羅師兄沒有氣餒,笑著問。

        “想喝點什么?”

        “謝謝,不用了。”

        “……”

        話題瞬間中斷。

        氣氛有點微妙的尷尬。

        不想讓他太難堪,陸舟看向旁邊舞臺上撕扯著貝斯、敲鑼打鼓的樂隊,裝作什么都沒有看見。

        沒過一會兒,羅師兄便端著酒杯灰溜溜地走了回來。

        “好吧,她心情可能不太好,也許是發生了什么煩心事兒,我們換一個目標。”尷尬地咳嗽了一聲,羅師兄的視線在周圍胡亂飄著,準備物色一個看起來稍微容易一點的目標,把這個逼裝完。

        坐在旁邊的陸舟嘆了口氣。

        所以說,單身狗為什么要為難單身狗呢?

        就在他正打算安慰自己師兄兩句的時候,忽然一張紙幣,啪的一聲拍在了吧臺上。

        不知何時站在了吧臺前,先前一個人坐在那兒喝悶酒的那個女人,面無表情的指了指旁邊的陸舟。

        “兩杯吉普森,一杯是我的,一杯是這位先生的。”

        “好的。”

        酒保熟練地收錢找零,繼續搖骰子似的晃起了手中的調酒器。

        聽到這聲音,微微愣了一下,陸舟向旁邊看去,只見那位女士也在看著自己。

        先前光線太暗沒有看清楚,這次他倒是看清楚了。

        這位不是別人,正是前幾天揚言要在報告會上“刁難”自己的凱瑞拉女士。

        說起來陸舟剛才還在納悶,今天開報告會的時候,這位怎么突然良心發現放過了他,結果這么巧竟然在這里碰上了。

        看著陸舟,凱瑞拉抱著雙臂,語氣略微不善地說道。

        “不想說些什么嗎?”

        說些什么?

        有什么好說的嗎?

        陸舟微微愣了下,用不確定地語氣說,“感謝你們放我一馬?”

        聽到這句話,先前對著論文懟了整整一個下午的凱瑞拉,差點沒一口老血噴出來。

        這種感覺就好像,自己明明使出了十成功力,對手卻完全沒有感覺到自己在用力一樣。

        好不容易才平復了情緒,陸舟的一句話,把她心頭的怒氣值又給推上來了。

        就在這時,兩支酒杯很是時候地放在了吧臺上。

        酒保做了個請慢用的手勢,然后便走向了一邊。

        深呼吸了一口氣,強壓下心頭的怒氣,凱瑞拉看向了陸舟,嘴角勾起:“是的,我放了你一馬,不打算陪我喝兩杯嗎?”

        看著桌上兩杯長得和白酒似的的雞尾酒,陸舟善意提醒道:“沒問題是沒問題,不過這酒度數有點高,要不換一杯?”

        倒不是他怕了,而是這玩意兒喝起來就像假酒一樣,除了辣便是沖腦門的暈,實在是一點意思都沒有。

        見自己的對手怯戰,凱瑞拉的眉毛挑釁地抬了抬:“怕了?”

        陸舟一臉無語。

        和我比酒量,你是認真的嗎?

        雖然他不怎么喜歡喝酒,但多少還是繼承了一點老陸的本事。

        至少20寢的小伙伴們一起出去喝酒,從來都是他抬別人,還沒人抬過他。

        “……怎么會,”拿起了酒杯,陸舟用隨意的口味說道,“干杯?”

        “干杯!”

        率先一口干掉,凱瑞拉將空酒杯拍在了吧臺上,挑釁地看了陸舟一眼,卻發現對面絲毫不慢,杯子都扣在桌子上了。

        眉毛抬了抬,她看向了酒保,又是一張鈔票拍在桌子上,“再來兩杯。”

        陸舟一臉無語地看著這個瘋女人,卻也沒勸阻。

        開玩笑。

        比別的東西另說,喝酒這種毫無技術含量的東西,他還真沒怕過誰。

        更何況,面對外國友人的挑釁,這要是慫了,豈不是丟了他陸家的臉?

        看著面不改色的陸舟,凱瑞拉臉上面帶笑容,心里的怒氣值絲毫沒有緩解,反而愈來愈盛了。

        她恨不得現在就把這個讓她在臺上丟盡面子的“nurd”給喝吐出來,讓他也嘗嘗丟臉的滋味兒,最好是光著屁股跑大街上一路果奔回去……

        兩人一杯接著一杯,完全杠上了。

        全程掛機的羅師兄,在一旁傻眼的看著兩位,想勸阻兩句,卻發現自己根本插不上話。

        看了眼桌上倒扣著的那一排空杯子,他下意識咽了口吐沫。

        拿這玩意兒干杯。

        不是瘋了,就是瘋了。

    本站域名變為  www.zpuxmq.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188金宝博官方网-华山论剑真钱二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