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第186章 意料之外的重逢

        鋰負極材料的瓶頸一旦突破,整個電池行業都將受益。,還是新能源汽車,隨著鋰枝晶問題的解決,很多問題都將迎刃而解,原本無法實現的事情,也有了實現的可能。
        
            不過,隨著新技術的誕生,勢必也會觸動一部分人的利益。
        
            比如在做這一方面課題的實驗室。
        
            證明一個數學猜想,干掉的可能只是十幾篇本來有希望登刊的論文,但在某一技術領域捷足先登,干掉的可能就不只是幾篇論文那么簡單的東西了,而是投資千萬甚至上億的研究項目,以及原本端這碗飯的研究人員。
        
            當然了,陸舟不可能因為這點小事兒就猶豫不決,該注冊的專利照樣得注冊,該發表的論文照發不誤。
        
            而且換個角度想,這些原本被浪費在鋰負極材料上的社會資源,隨著鋰枝晶問題被解決,也將可以挪到其它更有潛力的科研項目上去。
        
            比如對電池本身的設計,比如為新的電池設計生產線。
        
            這里的社會資源可以指科研經費,也可以指研究員。
        
            回到了寢室后,陸舟開始填寫申請專利需要的材料,簡單說明自己要注冊的專利是什么東西。
        
            出于謹慎考慮,他沒有把牛吹的太狠,只是用“一種改進的聚二甲基硅氧烷納米孔薄膜”作為申請理由,至于這種發明的作用,他填寫的是“能夠保護負極材料”。
        
            其實,第一次申請專利的陸舟并不知道,自己的謹慎完全是多慮的。
        
            鋰負極材料這玩意兒,幾乎每隔一段時間都有專利申請,把牛皮吹上天的數不勝數。
        
            往電極材料上刷一層漆,都有人敢自稱解決了鋰枝晶問題。
        
            就和期刊上的水刊一樣,專利庫中荒誕離奇的故事一點不少。
        
            至于導致這樣的原因,一方面是很多科研項目都要求專利,尤其是橫向課題。看不到專利,誰管你能發幾篇sci,企業甚至連投資的興趣都沒有。
        
            再一個則是政策原因,很多企業“走出去”的時候還在用老一套的思維,把別人當傻子,導致國家在專利問題上吃了不少虧。為了迎頭趕上與發達國家之間的差距,近幾年來國知局對于專利申請放的還是比較寬的,甚至對于專利申請人、企業還有補貼政策。
        
            當然了,促使專利庫洪水泛濫的原因,還有一個最關鍵的因素,那就是專利和期刊不同,后者你的論文會有嚴格的同行評審,哪怕登刊了都會有人拿著你的論文在實驗室里反復嘗試,挑你的毛病。
        
            而前者,審核員只會核實你的設計是否和已經存在的專利沖突,并不會從專業的角度進行檢驗,你的專利是否真的有那么牛逼。
        
            期刊尚不能保證每一項“突破性”的技術都是真實可靠的,更何況專利這東西呢?
        
            陸舟甚至都能猜到,也許從自己的專利公開到專利文件下來,都不會有人注意到這技術的價值。
        
            除非他拿著實驗數據到處推銷,或者等到專利審核通過之后,將自己的實驗寫在論文中發表在廣受業內人士關注的期刊上……
        
            材料填好了,至于具體的專利申請流程,陸舟倒是沒有自己操心,而是直接找了家靠譜的代理公司幫忙。
        
            負責擔任他專利代理人的是一位三十歲的中年大叔,名字叫韓天宇。從職業履歷上看,這位代理人還是相當靠譜的,只不過那飽經風霜的職業笑容,總是讓陸舟忍不住聯想到銀行里賣保險的人身上去。
        
            從國內專利申請到專利的國際化,,對方全都打了包票,保證用最快的速度去辦理,并簽了保密協議。
        
            雖然花了不少錢,但為了保護知識產權,這都是值得的。
        
            一般大型企業都會有專門的部門做專利管理,而陸舟顯然沒有那個團隊,最好的選擇自然是找個靠譜的代理機構幫忙。
        
            事實上,這也是不少中小企業、實驗室以及個人的選擇。
        
            無論是和審核員接觸還是后續的答辯,工作量都相當繁瑣,甚至包括正式的專利書,都有不小的學問在里面。
        
            一個想法很好的發明創造如果專利書寫的很差,結果很可能導致專利無法授予或者被其他利害關系人無效掉,毫不夸張的說,這玩意兒比打官司的麻煩只大不小。
        
            所以,專利代理人考試作為國內最難的考試之一,不是沒有道理的。
        
            ……
        
            專利申請開始辦理之后,陸舟便將自己的精力,重新放回到了波利尼亞克猜想身上。
        
            其實,對于他而言,每天的生活也沒發生太大的變化,無非是出入的場所從實驗室變成了圖書館,陪在他旁邊的從一大堆實驗器材變成了奮筆疾書備戰考研的學長學姐……哦不對,現在該叫學弟學妹了。
        
            看到他們,陸舟心中不禁感慨。
        
            再過個兩三年,如果他們還在金大,沒準還得尊敬地稱自己一聲陸教授?
        
            嘖嘖,想想還挺刺激的。
        
            就在陸舟開小差的這會兒工夫,一縷茉莉花的清香,忽然從旁邊輕飄飄地飄了過來。
        
            戳了戳他的胳膊,那人聲音中帶著一絲狡黠,在旁邊小聲悄悄問道。
        
            “學弟學弟,這道題怎么寫呀。”
        
            “題呢?拿來瞧瞧……學姐?!”
        
            當看到坐在自己旁邊的那人,陸舟頓時驚訝了,差點以為自己中暑出現了幻覺……
        
            看著驚呆了的陸舟,陳玉珊心里小小的得意了下,抿嘴微笑,開心地說道。
        
            “怎么樣,學弟,看到學姐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驚喜……倒是談不上,但意外確實是太意外了。
        
            “確實挺意外的……”
        
            話說她不是考上燕大了嗎?怎么又回金大了……
        
            等等,好像哪里有點不對勁。
        
            眉頭微微一皺,忽然意識到了問題所在,陸舟輕輕咳了咳,委婉提醒道。
        
            “……說起來,我現在也是研究生了。”
        
            言下之意,論輩分,咱們已經平級了。
        
            陳玉珊眨了眨眼,并沒有如陸舟預料中的那樣驚訝,只是很普通地說道:“我知道了呀,早就聽夢琪說過了,你今年年初畢的業。說起來,你居然都不告訴我一聲,好過分誒!”
        
            說著,學姐的眼神中,帶上了一絲小小的埋怨。
        
            陸舟:“……”
        
            mmp!
        
            不知道我已經上了研究生也就算了,都知道了還叫我學弟,到底是誰過分?
        
            就在他想說些什么的時候,前方忽然傳來了一聲重重的咳嗽。
        
            那名為單身狗的氣息,瞬間讓原本小清新的空氣,變得沉重起來。
        
            兩人的表情有些微妙的尷尬,倒不是因為自己也是單身狗,而是忽然意識到自己現在在圖書館里。
        
            臉上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陳玉珊食指指了指門口,小聲提議:“要不……我請你去喝點什么?”
        
            陸舟看了眼周圍,雖然舍不得還沒算完的算式,但還是點了點頭。
        
            “……好吧。”
        
            被那怨念的氣息籠罩,這地方他也呆不下去了。
        
            而且人家難得從上京那邊回來,他怎么也不可能把她晾在一邊,兩人的交情還是不錯的。
        
            更不要說,她都主動提出要請客了。

    本站域名變為  www.zpuxmq.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188金宝博官方网-华山论剑真钱二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