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第222章 又是一年畢業季

        今年的新年,和往年也沒什么不一樣。
        
            走親戚串門,給老人拜年,和同輩們插科打諢,以及……
        
            被長輩們催對象。
        
            沒辦法,大過年的總得在晚輩們身上找個話題,陸舟的學習沒什么可說的,考上985已經夠爭氣的了,現在更是要出國留學了。至于結婚,還稍微早了點,畢竟他才二十一歲,離法定結婚年齡還差一年呢。
        
            不過對象還是可以催一催的。
        
            結不了婚,可以為結婚做準備嘛。
        
            總之,今年和往年一樣,陸舟過了一個熱鬧的年。
        
            然而閑暇的時光總是短暫的。
        
            元宵節過后,陸舟收了行李,便匆匆踏上了返校的歸途。
        
            從單位請了一天假,老陸把陸舟送到了動車站的檢票口,看著兒子笑著說。
        
            “要不要送你啊?”
        
            “不用,我又不是第一次出遠門了。”緊了緊背后的旅行包,陸舟笑著說,“記得照顧好自己身體,明年過年,我再回來看你們。”
        
            老陸點了點頭:“那行吧,你自己路上小心。還有,你也是,在外面注意安全。我看新聞聯播,那邊好像在打仗?沒事不要去招惹人家,安安分分讀你的書,記得常打電話回來……去吧。”
        
            “嗯!”
        
            在老爹的世界觀中,大概只有華國和外國這兩個概念,能把普林斯頓聯想成金陵某家酒店,把北美和北非搞混也沒什么奇怪的。
        
            對于老爹的地理知識,陸舟早就見怪不怪了。
        
            也就小彤,每次還有精力吐槽。
        
            坐上了動車,一路向東,陸舟重新回到了金大的校園。
        
            因為過了元宵節的緣故,學生們已經陸續返校,校園里的人也多了起來。
        
            早在返校的前一天,陸舟就已經通過嚴師兄的朋友圈得知,盧院士已經回國,便在微信上和老先生提前打了聲招呼,直接前往了他的辦公室。
        
            ……
        
            站在辦公室的門口,陸舟伸手敲了敲門。
        
            很快,門背后傳來了聲音。
        
            “別敲了,直接進來吧。”
        
            聽到這聲音,陸舟便推門走了進去。
        
            看著出現在門口的陸舟,盧院士放下了手中的保溫杯,笑著說道:“喲,真是好久不見了,這年過的怎么樣?”
        
            確實是好久不見了,10月份的華國數學會會議開完,盧院士便去了比利時的布魯塞爾開會,一直到現在才回來。
        
            陸舟笑著說:“還行吧,教授您呢?”
        
            盧院士:“我也還行,雖然沒過上年,但往布魯塞爾跑的這一趟也算有所收獲了。”
        
            走到了辦公桌前,陸舟隨口問道:“理論物理學界有什么新的發現嗎?”
        
            這段時間他基本上都在研究哥德巴赫猜想和學車,除了回復弗蘭克教授的郵件之外,基本上沒有留意理論物理學界的事情。
        
            “新發現倒是沒有,這次會議主要是對以前已經做過的工作進行整理。”停頓了片刻,盧院士繼續說,“不過有件事兒你可能會感興趣,這次我們在布魯塞爾大學的理論物理會議上,討論了關于750gev特征峰的問題……雖然情況似乎有點不太樂觀。”
        
            對于這件事兒,陸舟確實很感興趣,立刻追問道:“可以說下具體的情況嗎?”
        
            盧院士點了點頭,繼續說:“具體的情況倒也沒什么,只是最關鍵的指標置信度一直達不到確認跡象的標準。雖然一度逼近3sigma,但距離突破總是差那么一點。而且就在不久前的幾組實驗里,甚至出現了特征峰的消失。”
        
            陸舟微微愣了下:“消失?”
        
            在郵件中,他從來沒聽弗蘭克先生說過這件事兒。
        
            盧院士表情凝重,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是的……雖然用量子漲落來解釋也不是行不通,但如此突兀的漲落變化實屬罕見。有人猜測可能是探測器靈敏度的問題,也有人猜測可能是去年實驗時,儀器發生了故障……不過說實話這種可能性很小,cern剛完成對強子對撞機的升級,又進行了搜尋五夸克態粒子這么大的一個項目,就算出問題也不太可能出在儀器上。”
        
            想到這段時間來自己研究的那些東西,陸舟思索了片刻,用不確定的語氣問道,“……會不會是維度問題?”
        
            這是他的一種猜測,也是他和弗蘭克教授存在分歧的地方。
        
            聽到這個突兀的命題,盧院士微微皺眉:“維度?”
        
            陸舟點了點頭,用不確定的語氣說道:“是的,不過不是廣義上的維度,而是一種‘偽歐幾里得空間’意義上的維度,也就是閔可夫斯基時空理論中的時間軸……”
        
            說著,陸舟在草稿紙上寫下了幾個公式,不過卻不敢寫太多。
        
            倒不是私藏,而是出于學術道德的角度,他不得在未征求另一位合作者意見的情況下,單方面向第三人泄露研究進展。
        
            至于他寫出來的這些東西,都是兩人在合作理論上未達成共識的部分,而且是他自己琢磨出來的東西,所以并不存在這一問題。
        
            看著草稿紙上的那幾個公式,盧院士并沒有主觀地做出否定,而是認真地思索了一會兒,才緩緩開口道,“確實存在這種可能,但這個觀點很難被驗證,因為無論是我們還是對撞機都是參考系中的一份子,我們很難將自己摘出時間軸之外,即便是理想條件下也不容易做到……而且這套理論,你還沒有做過完善吧?”
        
            陸舟笑了笑,有些含糊地說道,“我也是臨時想的,確實還沒來得及完善。”
        
            “臨時想的都能想出來這么多東西,已經很不錯了,”看著陸舟贊許地點了點頭,盧院士停頓了片刻之后,繼續說,“你也不用感到有太多壓力,尋找那個特征峰是cern的任務,你無需為自己的發現負責。理論物理學的發展本身就是在不斷的試錯中前進,我們現在的一切還未被證實的理論,都是對未來的推測。”
        
            “不過,你的觀點倒是挺有意思,如果能把理論完善一下就更好了,”盧院士話鋒一轉,笑著說道,“本來我還想著,回來給你考個試,檢驗一下這一年來你學的怎么樣。現在看來,怕就算是準備了,也是多此一舉了。”
        
            陸舟笑了笑:“怎么會多此一舉……”
        
            盧院士笑著說:“哦?那要不你等兩天,我出張卷子給你做?”
        
            陸舟輕咳一聲:“……還是算了吧。”
        
            他機票都買好了,天曉得這盧院士說的兩天,究竟得等多少天去了。
        
            盧院士笑了笑,也沒說什么。
        
            拉開了抽屜,他伸出手,從里面取出了兩個本本,向陸舟輕輕地遞了過去。
        
            “學位證和畢業證都在這里,該辦的手續,前兩天我已經替你辦好了,你一會兒去一趟行政樓那邊,把學籍的事情辦了就可以了。”
        
            從盧院士手中接過了畢業證和學位證,陸舟鄭重地說道:“謝謝老師!”
        
            “不客氣,這是你通過自己的努力換來的結果。不過說實話,你這么優秀的學生,我還真不舍得這么快放人,”盧院士笑了笑,繼續說道,“不過你連柯爾獎都拿了,我再把你留著,怕是耽誤了你的前程。你應該到更高層次的平臺上去汲取科研養分,而不是在我這里。那就這樣吧,恭喜你,順利畢業!”

    ps:書友們,我是晨星ll,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本站域名變為  www.zpuxmq.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188金宝博官方网-华山论剑真钱二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