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第252章 令人流連忘返的夜景

        論裝逼,陸舟覺得自己還是稍遜了一籌。

        因為這位老先生后來又云淡風輕地補充了一句。

        “當然,你們僅僅是有希望。”

        陸舟:“……”

        法爾廷斯破天荒地主動向他搭話,似乎就只是為了說這么兩句。

        說完之后,這位老先生便用心地握著刀叉分解牛排,對旁邊的一切漠不關心。

        仿佛即便是現在,他也在思考著某個數學問題。

        至于坐在他另一邊的那位學者,則是一臉坐如針氈的表情。

        看得出來,旁邊這位大佬,給他帶來了很大的心里壓力。

        藍廳的宴會之后,還有金廳的舞會。

        搖曳的燭光從大廳兩側的銅質燭臺上灑下,照耀在光潔澄澈的地磚上,梅拉倫湖女神端坐在正中央的壁畫上,用她充滿智慧的視線注視著舞池中翩翩起舞的人群。

        至于陸舟,則是站在舞池邊上,手中拿著一支香檳,和同樣遠道而來的王熹平院士談笑風生。

        先前在宴會中隔著太遠沒有打上招呼,不過現在倒是有機會見到了。

        站在陸舟旁邊,王熹平院士輕聲感慨道:“想不到這才一年的時間,你的成長竟然如此迅速,連克拉福德獎都拿到了,著實讓我們燕大學子汗顏啊。”

        “燕大青年才俊也不少,比如張瑋、云之瑋、徐晨陽這些前輩們,我在普林斯頓的時候,經常能聽見人們談論他們的研究。”陸舟笑著說道。

        “你就不要謙虛了,你的成就不僅僅是被談論而已,而且你現在還年輕,以后的路只會更廣闊,”王熹平搖了搖頭,停頓了片刻后,笑著繼續說道,“所以啊,你在普林斯頓打算待多久?還回不回來?”

        “短則一兩年,長則三五年吧。”陸舟笑著說道,“回來肯定是要回來的。”

        王熹平笑著說道:“回來好啊,回來了有沒有興趣來燕大當教授?”

        陸舟笑了笑說道:“陳院士已經問過我這個問題了,但我覺得還是金陵大學的環境更適合我一些。”

        “行吧,看來你也有自己的打算,”王熹平院士嘆了口氣,用開玩笑的語氣說道,“不過咱燕大沒那個緣分把你請來當教授,你偶爾也來咱們這邊開個講座或者報告會,這總沒問題吧?”

        陸舟笑著點頭:“榮幸至極。”

        舞會已經進行到一半,不過陸舟完全沒有參與進去的意思。

        倒不是因為他完全不感興趣,純粹是因為這次來的有點匆忙,別說是向另外兩位獲獎者那樣帶親屬過來,他連個舞伴都沒準備。

        不過好在不會跳舞的也不只是他一個,拿支香檳站在邊上和同行們聊天倒也不顯得有什么尷尬。

        前提是,沒有人過來邀請他跳舞……

        但,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就陸舟和王熹平院士聊著剛才宴會上的晚餐的時候,一位穿著晚禮服長裙的女士走了過來,向他露出了笑容。

        “您好,陸舟先生,請問可以占用你一點時間嗎?”

        陸舟意外的看了她一眼:“當然可以……請問你是?”

        “瑪麗亞·維亞佐夫斯卡,”瑪麗亞微笑著伸出了右手,“如果你覺得我的姓氏太拗口,也可以直接稱呼我的名字。”

        聽到這個名字,陸舟臉上浮現一絲恍然。

        瑪麗亞·維亞佐夫斯卡,今年2月份塞勒姆獎得主,和莫麗娜的那位導師一樣,同樣是18年菲獎的熱門候選。

        而且同樣是今年,她解決了一個擁有將近兩百年歷史的著名數學難題,即在8維和24維上的高維球體填充問題。

        這個問題和晶體物理學以及理論物理學中的弦論都有密切關聯,可以說是一個知名度不算高,但用途廣泛的命題。

        “感謝您的邀請,可是我不會跳舞。”

        和這位傳說中的數學女神握了握手,陸舟禮貌地表示了遺憾,然而他正準備松開手,卻發現對方并沒有打算松手的意思。

        “但你總得學不是嗎?”瑪麗亞笑了笑說道,“我可以教你,相信對于一位二十一歲拿下克拉福德獎的天才,這并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陸舟沒有料到她會這么說,不由愣了下。

        話說斯拉夫人都是這么熱情的嗎?

        但是我真的不會跳舞啊……

        哭笑不得的陸舟,不由向旁邊的王院士投去一個求助的眼神。

        結果,老先生明顯是會錯了意,以為陸舟是想支開他,便哈哈笑著說道。

        “那我這個老頭子就不打擾你們年輕人的事情了,我也該去和幾位老朋友打聲招呼了。”

        說完,老人家便雙手背在后面,笑著走了。

        ……

        跳舞只是正常的交際途徑,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含義。據說某位諾貝爾獎得主,跳舞的時候太興奮,甚至把鞋子跳飛了出去,大家也都只是會心一笑。

        事實上瑪麗亞·維亞佐夫斯卡并沒有對他做什么,兩人只是一起跳了個舞,甚至在跳舞的時候還交流起了數學問題。

        至于為什么突然聊起數學問題,主要是陸舟為了掩飾自己在舞步上的尷尬,所以故意拋出了一個數學上的命題,試圖轉移她的注意力。

        畢竟跳舞這東西他完全是個新手,唯一一點實踐基礎,也就只有第n套廣播體操和眼保健操了。

        或許,自己真該抽時間學學這些東西。

        畢竟,陸舟覺得,總有一天他還會來一次這里。

        而且,是以另一種身份。

        舞會結束之后,賓客們紛紛散場。

        對于學者們來說,明天還有報告會要準備。而對于在舞池中對上眼的情侶來說,也不太想把時間都浪費在舞池上。

        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了酒店,陸舟將正裝扔在了椅子上,便倒在了床上,長出了一口氣。

        今天絕對是他今年最累的一天。

        哪怕是閉關挑戰哥德巴赫猜想時碰到了想不通的問題,繞著屋子踱步了一整天,也絕對沒有今天這般身心俱疲。

        不過,這其中的快樂,也是相當美妙的。

        不只是克拉福德獎帶來的榮譽,還有五十萬美元的獎金……

        默念了幾聲平常心之后,陸舟正準備將獎牌放在一邊,忽然想起來,自己似乎差點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這份獲獎的喜悅之情,似乎還沒有來得及與自己的粉絲們分享。

        這多不好意思……

        想到這里,陸舟靦腆一笑,從床上嘿咻一聲坐起來,閑庭信步地走到窗前。

        依舊是對著窗外的夜景,只不過鏡頭中,多了一枚黃燦燦的獎牌。

        這一次,陸舟倒是給自己的博文配了行文字,揭曉了昨夜那條圍脖的謎底。

        【令人流連忘返的夜景,愿不久之后還能再臨

        ——2016·5·26,于斯德哥爾摩。】

    本站域名變為  www.zpuxmq.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188金宝博官方网-华山论剑真钱二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