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第444章 我就是想請你吃個飯

        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學生公寓,正在熟睡中的陳玉珊被手機鈴聲叫醒。

        現在是凌晨十二點。

        小聲嘀咕了一句誰這么晚還打電話過來,一只白皙的手從被子里伸了出來,迷迷糊糊地摸到了床頭柜上的手機,按下接通鍵湊到了耳邊。

        “喂——?”

        聽到女兒沒睡醒一樣的聲音,電話那頭的陳寶華遲疑了下。

        “你睡了?”

        聽到老爹這句話,陳玉珊打了個哈欠,無力吐槽地說道。

        “爸,你打電話好歹算下時差啊……我們這邊都十二點了誒。”

        陳寶華干咳了一聲:“我以為你們那邊只是晚上,沒想到這么晚了……”

        “沒事沒事,有什么事情你就和我說吧,沒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就睡了——”說著說著,陳玉珊忍不住又打了個哈欠。

        對于這個粗心大意、不會照顧人的老爹,她早就習慣了,也不知道他當初是怎么追到媽的。

        最近,她正在寫畢業論文,每天工作量都很大,所以到了晚上一般都很困。

        不過相比起那些被當免費勞動力、卡畢業時間的師兄師妹們,她無疑還是幸運得多。

        說實話,米歇爾女士無微不至的關懷,讓她莫名有點慌。

        俗話說無事獻殷勤非奸必盜,雖然這句話不一定準確,但還是有一定道理的。..

        每次和她對上視線,陳玉珊都能從她眼中看到“不一樣”的東西,以至于她總懷疑她是不是對自己有超越師生友誼的企圖……

        總之,為了自己的節操著想,她打定了主意,一定得快把這畢業論文寫完,早點畢業早滾蛋的好。

        聽到女兒困得直打哈欠,陳寶華也有些心疼。

        于是,他也就沒再在電話里繞圈子,開門見山地說了。

        “我打電話過來主要就是想向你打聽件事兒。”

        陳玉珊:“嗯嗯。”

        換上了嚴肅的語氣,陳寶華繼續說道:“你告訴爸,你和那個陸舟,究竟是什么關系?”

        聽到這句話,縮在被子里的陳玉珊,差點沒咳出聲來。

        “就是……朋友啊,還能是什么。我上次不是說了嗎?”

        陳寶華不相信地問:“只是朋友?”

        陳玉珊哭笑不得地說道:“爸,你到底有什么事?你直接說吧。”

        聽到女兒的話,陳寶華的表情有些尷尬。

        說實話,對于籠絡陸舟的這個任務,他心是拒絕的。把這個任務交給自己的人,明擺著就沒安好心,在打他女兒的主意。

        但沒辦法,這個人不是老何,而是組織部的一把手。

        雖然他很理解像陸舟這樣的人才對國家的重要性,但畢竟是自家閨女,而他也只有這么一個閨女。

        如果兩人本來就看對眼了,那倒也就罷了,但現在看來顯然不像是這回事兒……

        “……沒什么,我就是想打聽一下。”

        左思右想,這種賣閨女的事情,他陳寶華還是干不出來。

        他寧可自己去一趟美國,公事公辦地和他聊聊回國的待遇。

        “過幾天我來一趟美國,你幫我把那個姓陸的……咳,幫我把那個陸教授約出來一下,有些事情我想和他當面聊聊。”

        陳玉珊倒沒想那么多,打著哈欠說道:“那行吧,有什么事情你和他當面聊,我沒別的事我就睡了……”

        陳寶華點了點頭:“嗯,晚安。”

        “安!”

        將手機丟在了床頭柜上,陳玉珊縮進了被子里,繼續睡覺。

        然而就在這時,她忽然意識到了一件事情,藏在被褥下的臉頰迅速升溫,飄上了兩抹紅霞。

        剛才滿口答應下來的時候,她完全沒有注意。

        這玩意兒該咋說啊?

        難道直接說“我爸想見你”?

        還是說“我想帶你見我爸”?

        有毛病啊!

        睡意全無的陳玉珊,忍不住把頭埋進了被褥里,恨不得用被子把自己壓死。

        媽耶,這可咋辦?

        ……

        清晨,陸舟準點來到了實驗室中,開始今天的實驗。

        在康尼的幫助下,他通過對石墨烯材分別進行了n型、p型摻雜,然后再從大量的樣品中篩選出小角度的扭曲雙層石墨烯進行標注,再分別放置于掃描電鏡下對其微觀結構進行觀察。

        他們需要尋找兩個能帶結構接近于零色散的能帶。

        理論上,這兩個能帶的位置應該是確定的,分別處在相對于石墨烯狄拉克點的負摻雜和正摻雜上。

        不過實際操作起來,卻很困難。

        但如果能夠找到的話,對于整個超導材料研究的幫助卻是巨大的。

        不只是康尼在他的實驗室里,奇里克教授也在這兒。

        為了早日完成數據的收集,也為了早日完成超導材料的研究,現在陸舟將這位有機化學方向的大牛也拉上了他的戰車。

        雖然奇里克教授主要研究的并非石墨烯方向,但在聽說了陸舟的項目之后,他依然表現了相當濃厚的興趣。

        尤其是在聽說了項目經費高達000萬美元之后,他二話不說把自己手上的項目給暫停了,帶著自己的研究團隊投奔了進來。

        實驗室,站在陸舟旁邊的奇里克教授,忽然開口說道。

        “已經到十月份了。”

        正在擺弄著掃描電鏡的陸舟,隨口回道:“是啊。”

        奇里克:“你的反應只有‘是啊’嗎?”

        擺弄掃描電鏡的手微微頓了下,陸舟疑惑道:“不然呢,十月份有什么活動嗎?”

        奇里克教授一臉奇怪道:“今年的諾貝爾獎,你完全都不關注嗎?”

        聽到這句話,陸舟嘆了口氣:“我親愛的奇里克先生,如果我從現在開始就關注這東西,只怕等我變成老頭子了,都別想睡一天好覺。”

        奇里克聳了聳肩,做了個無奈的表情。

        “好吧,和你討論這個問題真是無趣,我還以為你多少會期待下。畢竟,你去年做的那個理論模型,確實不錯。”

        陸舟:“這種東西還是交給時間去判斷吧,諾貝爾獎并不是我做學問的理由。”

        兩人正說話間,陸舟兜里的手機震了起來。

        聽到了震動的聲音,奇里克教授的表情有些古怪。

        一眼便看穿了奇里克教授臉上的表情,陸舟嘆了口氣:“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這是不可能的……我出去接個電話。”

        奇里克教授開玩笑道:“要不就在這里接吧,萬一是瑞典皇家科學院打來的呢?”

        “醒醒,今天才一號!”

        來電人顯然不可能是諾貝爾皇家科學院,一般而言諾獎電話都是在獲獎名單公布前的幾分鐘內打給獲獎者。

        而諾貝爾化學獎的獲獎者身份,得等到四號才公布。

        更何況,陸舟心里也很清楚,一次提名便拿到諾貝爾獎的概率究竟有多小。

        接通了電話,陸舟將手機湊到耳邊。

        “喂?”

        “學弟……”

        聽到電話那頭帶著些不自然的聲音,陸舟略微遲疑了下:“怎么?”

        陳玉珊小心翼翼問道:“你這個周末有時間嗎?”

        陸舟一臉古怪道:“有是有……有什么事嗎?”

        “沒什么特別的事情,”陳玉珊靦腆地笑了笑,罕見的有些忸怩,“好久不見了,我就是想……想請你吃個飯。”

    本站域名變為  www.zpuxmq.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188金宝博官方网-华山论剑真钱二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