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第608章 并網發電

        自從那天去學校上了節物理課之后,這一個星期里陸舟就沒怎么出過門。

        以前在普林斯頓的時候,他好歹還會開車去附近的沃爾瑪買個菜,現在倒好,連買菜都交給別人去代勞了。

        雖然總是麻煩王鵬幫自己處理工作之外的事情讓陸舟怪不好意思的,但不好意思的次數多了,他也就習以為常了。

        另一邊,就在他閉關的這一個星期里,外面也發生了不少事情。

        其中最主要的,大概便是東亞電力公司那邊。

        大概就在他閉關的第二天,完成重組的東亞電力與國家電網蘇省電力公司達成協議。與此同時,田灣核電站的十二臺磁流體發電機組也終于完成了最后的調試,正式并網發電,以相當便宜且仍然有利可圖的價格,向蘇省全省輸送清潔、廉價的電能。

        整個蘇省,最能直觀感受到盤古聚變堆并網帶來的變化的,除了近水樓臺先得月的海洲之外,大概便是蘇省的姑蘇了。

        這座位于長江三角洲中部的工業重鎮,可以說是撐起了華國高新技術產業的半壁江山。憑借著只有一千萬出頭的人口,年耗電量卻幾乎追平了隔壁的滬上,幾年前便突破了500億千瓦時的量級,如今更是奔著2000億千瓦時去了。

        隨著盤古聚變堆的正式并網,在政策的協調下,蘇省的工業電價直接腰斬了將近一半。

        這對于蘇省的那些制造業主來說,簡直可以說是喜從天降。

        尤其是對于半導體行業這種耗電大戶,生產成本簡直是以看得見的幅度下降著。

        在全球經濟不景氣的當下,聚變堆的并網對于整個蘇省的制造業而言,簡直就像是帶來了一場甘露一樣。

        表面上,能源成本的下降只是讓工廠主、企業家的用電成本更低了而已,但事實上它改變的卻是整個城市、乃至這一片城市群所有人的未來。

        生產成本下降了,企業有錢了,才有更新生產技術的底氣,才有發展自動化、電氣化的資本。用電成本便宜了,整個城市乃至省份的產業結構,才會向著更偏向產業鏈核心區域的方向偏移。

        這種由能源結構的顛覆性革命帶來的經濟效應,比直接發錢補貼養一堆騙補的蛀蟲管用多了。

        與此同時,除了工業電價之外,海洲、姑蘇、金陵等市的居民電價,也出現了0~20不等的階梯性下調。

        不過目前是春季,還沒到夏季的用電高峰期,大多數人并沒有明顯感覺到電價下調給自己生活帶來的影響,頂多是看到電費單的時候驚訝一下,或者甚至連驚訝的表情都沒有。

        畢竟,一個社會從過去向著未來邁進的過程,往往都不是一蹴而就,而是在潛移默化中完成的。

        不過從宏觀上的數據來看,隨著電價的下調,整個電器、新能源汽車市場的需求,都出現了不小幅度的增長。

        也許再過一段時間,姑蘇園林的門前,會多開過那么兩三輛電驅動的公交。

        也許再過個一兩年,掃地機器人等等智能設備已經在不知不覺中遍及家家戶戶,有線或者無線充電的電樁也在不知不覺中從加油站普及到了每一座商場的停車場。

        而到了三五年后,或許就連小件的快遞和外賣,都開始由穿梭在高樓大廈間的無人機代勞。

        人類對于效率的追求是永恒的。

        現在是2020,僅僅是盤古堆并網發電的第一個年頭。

        至于更遙遠的未來是什么樣子,恐怕也只有未來才知道了。

        ……

        自從數學等級晉級lv8之后,陸舟還是第一次沉下心來,專注地去思考某一個純粹的數學命題,而這也是他第一次切身體會到,lv8與lv7之間的鴻溝般的差距。

        這種差別不是體現在計算上。

        而是體現在一種思維的超越。

        很難以具體形容這種感覺,但如果非要他談一下自己的感想的話,那便是當他全身心地投入到對數學命題的思考中時,外界的一切就仿佛是變慢了一樣。

        當思考的速度足夠快,時間就追不上思維的腳步?

        這種說法或許有些唯心,但這確實是陸舟最直觀的感覺。

        當然,即便思維的速度變快了,但當他沉浸在研究中時,對于時間的感覺卻是更稀薄了。往往在不知不覺中,一整天的時間就過去了,以至于到最后還得靠他的胃來提醒自己。

        停下了手中的筆,陸舟捏了捏眉心,看向了電腦屏幕右下角的時間。

        “都已經十點了嗎?”

        明明剛才窗外面還黑著來著,轉眼間都這么亮了。

        當然,相比起時間而言,更讓他驚訝的還是日期。

        從上次那堂物理課到現在,沒想到已經過去了一個星期了,他甚至一點感覺都沒有。

        伸手拉開了窗簾,看著桌角旁邊塞滿的紙簍,還有桌上那疊草稿紙上的筆跡,陸舟嘆了口氣,推開椅子站起身來。

        “果然不是那么好解決的……”

        不過,這幾天他倒也并非一無所獲。

        至少解的存在性證明這一塊,他只差最后一點就要完成了。

        客觀的來講,楊米爾斯方程在數學上的難度,并沒有ns方程那么令人抓狂。

        尤其是在解決了ns方程解的存在性問題之后,他在研究中得到的l流形與“微分方程的微分拓撲研究方法”,在解決楊米爾斯方程組解的存在性問題時同樣非常有效,至少節約了他一個月以上的工作量。

        若不是今天有事情的話,他大概會一直閉關下去。

        不過,從今天開始就是第十周了。

        一會兒他還有一堂計算材料學課要上。

        如果他的博士生足夠優秀的話,他倒是可以將這個任務交給他去做。

        但很遺憾,吳水木目前在計算材料學上的水平還遠遠達不到獨當一面的程度,至少比起他在普林斯頓帶的一碩一博兩個徒弟還有點差距,因此這件事情還是得他自己親力親為才行。

        在書房的門口站定,陸舟想了一會兒,清了清嗓子開口說道。

        “小艾,替我把房間打掃下……除了桌子上的東西。”

        電腦屏幕的右下角蹦出來一串干凈十足的氣泡。

        不一會兒,一架無人機從敞開的窗子飛了進來,吊著紙簍晃悠悠地往窗外飛了出去。緊接著掃地機器人擦著陸舟的褲腿沖進了書房,開始將清理地板上的垃圾。

        嘴角彎了彎,陸舟滿意地看了書房里忙活著的小家伙們一眼,將這里交給了小艾之后,便轉身向樓下走去。

        一個星期沒出門,需要收拾的不只是房間。

        沖了個熱水澡,擦干頭發從浴室里出來的陸舟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站在鏡子前臭美了一會兒,然后便走向了玄關。

        然而就在他剛準備穿鞋的時候,外面卻是響起了門鈴的聲音。

        透過院門口的攝像頭,看到了站在門口的那人,陸舟微微愣了下。

        顏妍?

        她來干什么。

        雖然心中有些疑問,但陸舟還是按下了開門的按鈕,并順手打開了防盜門。

        不一會兒,穿過了前院草坪的小路,穿著一身便裝的顏妍便走進了屋里。

        見面之后,她也沒打招呼,只是看了他一眼。

        “昨天的體檢你翹了。”

        “……額,有這回事兒嗎?我好像記不太清楚了。”

        陸舟依稀記得前天王鵬和他說過這事兒,不過當時接電話的時候他正在想問題,具體說了什么他實在記不清楚了。

        看著陸舟一臉懵逼的表情,顏妍嘆了口氣:“我知道你忙,東西都給你送來了……對了,你還沒吃早飯吧?”

        “正準備吃……”看著她遞給自己的塑料杯和棉簽,陸舟微微愣了下:“……這是?”

        顏妍的眉毛挑了挑:“一個是采糞,一個是接尿用的,不用我幫你吧?”

        陸舟:“……不用了,謝謝。”

        原本他還打算吃個飯再去上課的來著。

        這下好了,被她這么一搞,他也沒什么胃口了。

    本站域名變為  www.zpuxmq.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188金宝博官方网-华山论剑真钱二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