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第683章 紫金山上的一夜(2/3)

        午后的太陽微斜,清涼的秋風從山間吹過,吹的人心中蕩漾。

        下午的活動依舊是爬山,不過與上午不同的是,這一回爬山的隊伍分成了六組,每組也就五六個人的樣子。

        王鵬自然是寸步不離地緊跟著陸舟,羅文軒剛回金陵不到半年,和其它教職工都不太熟,而且這段時間又不太想勾搭其它妹子,于是也跟了陸舟這一隊。

        在然后就是小徒弟韓夢琪,林助理,還有兩個外國語學院的小姐姐。一個留著一頭烏黑漂亮的長發,專業是西班牙語,去年剛當上輔導員,性格比較活波,算是自來熟的那種,雖然這里就她一個是外國語學院的,但卻絲毫沒有生分的感覺。

        “說起來,陸教授是第一次來紫金山嗎?”

        陸舟想了一會兒,簡單地回答道:“那倒也不是。”

        畢竟他那套別墅就算是在紫金山腳下,出門散個步都算是上山了。

        “我們本地人倒是很少來。”

        “你是金陵本地的?”

        “嗯嗯,你呢?”

        “我江陵的。”

        那外國語學院的女輔導員開心地笑著說:“江陵啊,只差一個字呢。嘻嘻,看來我們還挺有緣分的。”

        陸舟:“……?”

        這也算有緣分嗎?

        一路上有個人在旁邊嘰嘰喳喳地說著話,到也不算是很無聊。一路上走走停停,走了約莫一個多小時,在路過一處風景不錯的楓葉林的時候,一行人決定停下來歇個腳。

        陸舟還沒來得及找個石凳子坐下,那個外國語學院的女輔導員便興奮地拉住了他的胳膊,將手機切到相機遞給了王鵬。王鵬向陸舟遞了個詢問的視線,看到他回了一個無奈的表情,于是笑著搖了搖頭,后退幾步蹲下準備拍照。

        坐在不遠處的長椅上,韓夢琪晃悠著兩條小腿,視線時不時地向站在楓葉林旁邊合影的兩人飄去,眼神不自覺地帶上了幾絲羨慕。

        其實她也想站在那里合影的。

        但不知為何,每每這樣的想法冒出來,一種無從開口的情緒便會涌上心頭,將所有的話堵在喉嚨里。

        “你喜歡陸教授?”

        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韓夢琪差點沒從石凳子上跳下來,回頭看去發現是林助理,頓時羞怒地瞪了她一眼。

        “沒,沒有!你在胡說八道些什么呢?”

        林雨湘抿嘴壞笑了一下,卻是裝作無辜地眨了下眼睛。

        “沒說什么呀,只是看到你一路上都在看著他,覺得好奇就問了。”

        眼睛盯著林雨湘,韓夢琪抿著嘴半天不說話。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輕輕哼了一聲。

        “光說我……你自己呢?”

        “我?”林雨湘笑了笑說,“陸教授不是我的菜哦,我還真沒喜歡他。”

        那輕浮的語氣讓人看不出來是坦率還是在說假。

        畢竟她平時一直都是這個樣子。

        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都沒看出真假,韓夢琪裝作看穿似得哼哼了一聲,逞強說道。

        “……哼,騙子。”

        林雨湘嘴角勾起了一絲曖昧的弧度:“我有必要騙你嗎?嗯……雖然我也不介意和他發生些什么就是了。”

        一聽到發生些什么,韓夢琪的臉刷的一下就紅了,就像一只受驚的兔子似得,整個人的氣勢都變了。

        “這不是很奇怪嗎!明明不喜歡,為什么要發……發生些什么。”

        看著她炸毛的樣子,林雨湘忽然覺得這愛較真的小姑娘挺好玩的,于是忍不住逗了一句她。

        “這有什么奇怪的,長得帥,又有錢,沒什么不良嗜好,氣質還挺吸引人的。別說是我了,不少人其實也抱著類似的想法吧,比如……你看那個拉著陸教授合影的那個小姐姐,她的眼睛里可是冒著肉食動物的光芒哦。而且啊,她可不只是抱著玩玩而已的想法呢。”

        “唔……”

        一雙明亮的眸子死死地瞪著林雨湘,韓夢琪抿著嘴不說話。

        看著那澄澈的瞳孔,不知為何林雨湘心中莫名生出一絲打心底深處的反感。

        不過,這反感也僅僅只是一閃而逝,她有些好笑地看了小姑娘一眼繼續說道:“在我看來反倒是你比較奇怪,明明心里是另一個想法,嘴上卻又不敢承認。”

        說罷,她也不等韓夢琪回答,便轉過了身去,只不過剛剛走出兩步,又頓住了腳步。

        “不過嘛……你要是哪天愿意變得更坦率點,我倒是可以幫你。”

        扔下了這句話,她朝著路邊廁所的方向走掉了。

        看著林雨湘轉身走掉的背影,韓夢琪小聲嘀咕了一句。

        “我干嘛要相信你……”

        “不對不對,我又不喜歡他!”

        氣氛地跺了一下腳,也不知道是在生自己的氣還是別人的,韓夢琪也轉身離開了。

        ……

        傍晚,黃昏微斜。

        六支隊伍紛紛抵達了目的地,在紫金山的一處叫不出名字的山峰上集合。

        說是山峰,其實陸舟感覺還可以再往上走一點,只是再往上卻是沒有平整的石板路可走了。只有幾個膽子大又比較好動的男教師,帶著幾個女教師往山上探索,大多數人都留在了集合點,在水泥空地上擺起了碳爐。

        順便一提,這一帶本身就是野炊點,所以是可以使用明火的,只是必須帶走生活垃圾和注意安全。

        提著一只塑料桶走了過來,看著坐在那兒沒動靜的陸舟,王鵬笑了笑說。

        “你怎么不去挑兩條魚烤?”

        “你幫我烤吧,比起烤魚我更喜歡吃。”

        “行,你就等著吃吧,”將幾條處理過的小鯽魚丟在了塑料桶里,王鵬拍了拍手站起身來,“我再去要幾條過來。”

        天邊泛起了深色的昏黃,和遠處火浪似得梧桐、銀杏海連成了一片,分不清天上和地下。

        碳爐的火焰徐徐燃燒,印在著秋葉拼成的世界中,一眼望去甚是有感覺。幾個外國語學院的小姐姐們,紛紛興奮地掏出了手機,在這美不勝收的景色旁邊,留下了合影。

        至于陸舟,對拍照沒多少興趣,于是便找了個舒服的位置,靠著梧桐樹坐下,掏出手機靜靜地刷起了還沒看完的論文。

        時間靜靜的流淌,很快空地上彌漫起了烤魚烤肉的芬芳。

        手中捏著幾條串在簽子上的鯽魚,看著寥寥升起的煙子,王鵬笑了笑說道:“烤肉算是我唯二擅長的烹飪方式了。”

        沒有去較真他的語病,陸舟隨口問道:“除了烤肉呢?”

        “火鍋。”

        陸舟:“……這也算烹飪嗎?”

        王鵬咧嘴笑道:“能把食物弄熟的都算!”

        烤肉大會一直弄到了晚上七八點左右。

        收拾完了地上的垃圾,一行人上了學校的大巴,返回了半山腰處的酒店。

        原本陸舟是打算回房間休息的,不過在老唐的推薦下,去酒店的溫泉泡了一會兒。

        不得不承認,這溫泉泡的確實舒服,以至于陸舟都不想去糾結它到底是人工的還是天然的了。

        擦干了身上的水,換上干凈的衣服出來,走到自動販售機旁邊買了一罐咖啡的陸舟正準備回房間,卻是正好看見頭發濕漉漉的韓夢琪正坐在護欄旁邊的椅子上發呆。

        看了眼自動販售機,陸舟思索了一會兒,順手買了罐熱牛奶,然后向她了過去,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

        “頭發沒吹干就吹風,小心感冒了,”將那罐熱牛奶放在了玻璃桌上,陸舟叩開了咖啡罐的拉環,喝了一口。

        韓夢琪有些躲閃地看了陸舟一眼,輕輕點了下頭。

        “嗯,我過會兒就回去。”

        陸舟點了點頭,也沒說什么。

        看著窗外的夜景,他坐在椅子上休息了大概兩分鐘,然后便撐著扶手站起身來,準備離開這里。

        然而還沒等他走出兩步,韓夢琪忽然又叫住了他。

        “等一下。”

        陸舟回過頭去,問道。

        “有什么事情嗎?”

        小腳丫踩在了藤椅的邊緣,雙臂抱著膝蓋的韓夢琪往靠背上縮了縮,小聲說道。

        “可以陪我坐一會兒嗎?”

        陸舟想了一會兒,點了點頭。

        “可以。”

        重新回到椅子上坐下,兩人再沒有說話。

        陸舟一邊喝著咖啡,一邊奇怪地看了韓夢琪一眼。

        總感覺她有什么話想說,但又說不出來的樣子。

        不過,他也沒太往心里去,更沒有去詢問。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煩惱和秘密,擅自打探是一件很不禮貌的事情。

        大概過去了十分鐘那么久。

        抱著雙膝的胳膊微微緊了緊,韓夢琪抬起眼睛迅速看了一眼陸舟,小聲問出了一句在陸舟意料之外的問題。

        “你是怎么看我姐姐的呀?”

        “……陳玉珊嗎?”

        視線穿過了夜幕,眺望著遠處城市的燈火,感受著微涼的晚風撥弄著劉海,陸舟認真思索了一會兒這個問題,如實回答道,“一位相處起來很輕松的摯友。”

        朋友大概分兩種。

        一種是有共同語言的朋友,比如羅師兄那種。

        另一種,便是沒有共同語言,但意外聊得來的那種了。

        對于他自己而言,學姐大概是后者,而且算是為數不多的那種。

        至于其它感覺……

        他仔細想了想,似乎還真沒有過。

        韓夢琪臉上的表情不知道是失望還是什么,低下頭小聲嘀咕了一句。

        “只是這樣嗎?”

        陸舟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有什么問題嗎?”

        “不……”

        將下巴埋在了膝蓋之間,韓夢琪微微壓低了額頭。

        因為燈光和角度的緣故,陸舟看不見她臉上的表情,只聽見從那輕輕搖曳的裙角上,飄來一聲小聲的輕嚀。

        “……沒什么。”

    本站域名變為  www.zpuxmq.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188金宝博官方网-华山论剑真钱二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