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第771章 沒人能夠阻止我研究什么

        在劃破晴空的轟鳴聲中,霞光號在四道湛藍色羽流的襯托下,垂直降落在了停機坪上。

        在地勤人員的簇擁之下,兩名宇航員扶著舷梯走下了航天器,向著遠處的記者揮了揮手,然后便坐上了通勤車,前往了醫務室接受簡單的檢查。

        為期72小時的飛行任務圓滿結束!

        這次試飛的成功堪稱教科書級。

        事實證明,陸舟的結論是正確的。

        雖然和理論數據還是存在一定的偏差,但霞光號在從近地軌道返回達大氣層的航段,工質損耗有了明顯的降低。

        尤其是在大氣層稠密段。

        不只是如此,由于在外空間飛行器的速度便下降到了一個較低的水平,航天器在返回段的產熱也下降了不少,從而也間接降低了霞光號的維護成本。

        隨著這次試飛任務的成功,霞光號將正式在金陵航天發射中心服役,與祥瑞號共同承擔地月轉移軌道的發射任務。

        與此同時,就在霞光號完成72小時巡航返回地表的第二天,在月球軌道上執行任務的祥瑞號,也降落在了金陵發射中心的跑道上。

        在聶云他們離開月球軌道上時,月宮號核心艙的服役時間,已經達到了兩周。而在這為期兩周的觀察期內,核心艙的運行狀況非常良好,并沒有出現應急預案中的那些被考慮到可能發生的狀況。

        看著從祥瑞號上走下的聶云和聶晗兩名航天員,站在指揮塔內的袁煥民院士總算是松了口氣。

        這三天來,他和他的幾個學生還有航科集團的工程師與技術員,幾乎是吃住都待在金陵航天發射中心里。

        現在月宮號總算是走上了正軌,他們也可以稍微輕松一點了。

        與此同時,風景獨好的并非只是華國這邊,遠在太平洋對岸的美國也同樣正在一片歡騰雀躍的海洋中。

        space-x的bfs飛船成功離開了地月系統,攜帶三名宇航員前往數千萬公里之外的火星。

        這是人類首次離開地月系統。

        也是人類首次向地球之外的行星派遣殖民的先驅。

        雖然被華國拿走了月球軌道空間站的第一次,但nasa在遠行星系航行的技術上重新建立了優勢。而與此同時,nasa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阿瑞斯計劃并不會擠占“深空之門”計劃的經費。

        不只是如此,他們還要將原定于2022年動工的“深空之門”空間站,提前到2021年的下半年。由space-x的龍飛船承擔發射任務,將亞特蘭大航空公司設計的“深空之門”核心艙送去月球軌道。

        如果你能做到對手做不到的事情,并且能做到他們能做到的事情,無疑是勝利最好的證明。

        美利堅似乎又一次成為了人類之光?

        至少在華國的親外主義者與北美的保守主義者們眼中是如此……

        月宮計劃與阿瑞斯計劃各自都進入到了深水區,兩國的科學家與相關從業人員,每一步走得都是如履薄冰。

        在這個大環境之下,似乎每天都能誕生一些聽上去不錯的消息,也仿佛每一天都在誕生新的技術。

        兩個超級大國在航天領域的較量,讓人不禁產生了一種置身于未來的錯覺。

        事實上,這并非完全是錯覺。

        在航天競賽的刺激下,大批的資金流入了研究領域,各大高校紛紛開設外層空間探索與資源開發的相關專業,相關的研究課題進入了快速審批的綠燈車道……這些改變都是看得見的。

        而由航天領域的技術進步所帶來的紅利,連帶著航天之外的其他技術領域,也在以平時無法想象的速度增長著。

        其中最為明顯的,大概便是醫療行業了。

        就在bfr火箭帶著bfe黃金之心號飛船前往火星的第二周,又放出了一條勁爆的新聞。

        強生公司與藍色起源合作開發的休眠艙技術取得重大進展,成功將低溫冷凍休眠67天的猴子解凍喚醒!

        消息一出之后,立刻在國際社會引發了巨大的反響。

        雖然這只猴子的身體各組織均出現不同程度的損傷,并且在蘇醒之后表現得有些癡呆,不過這場“復活儀式”,依舊引發了整個臨床醫學界、生物學界的八級地震!

        負責主導該項目的是哈佛大學的格朗斯特教授,在對其文章進行highlight的時候,甚至用上了“生物學界的可控核聚變!”這樣夸張的描述,去形容這項突破性的研究。

        事實上,雖然生物冷凍休眠聽起來似乎很科幻,但自然界中并非找不到現實的例子。

        以西伯利亞蠑螈為例,生活在雅庫特的蠑螈,在進入環境惡劣的寒冬之后,會主動爬進永久凍土的裂縫中,并且可以在里面停留相當長的時間。

        至于這個時間究竟有多長,據文獻記載最長記錄是90年。

        理論上,生物是可以通過冷凍休眠以度過惡劣環境的,實現從過去到未來的時間跳躍的,不少極端環境下的昆蟲或多或少都會金華初類似的能力。

        然而問題在于,如何讓恒溫哺乳動物也做到這一點!

        研究人員在對該技術進行研究時發現,凍結和復蘇動物細胞時,存在一個明顯的危險溫區,即0~-60c區間。

        在這個期間稍有不勝,就會導致生物體的永久死亡。

        如何度過危險溫區,安全抵達-120c,便是整個技術的核心難點。

        為強生制藥服務的格朗斯特教授,采用的是冷凍緩釋劑,通過將生物體麻醉之后,由特殊的緩釋劑進行浸泡,然后再啟動冷凍程序。

        目前該項技術已經得到了阿爾科生命延續基金會的贊助,尤其是不少資產百億的富翁以及阿拉伯世界的王室,都對該項技術表現了相當濃厚的興趣!

        絕大多數贊助者在接受采訪時都曾表示,寄希望于該技術能夠將自己送去遙遠的未來。

        而根據他們的看法,在那個遙遠的年代,或許人類社會已經發達到足以消除了絕大多數疾病,并且實現了完全意義上的永生,進入了徹底意義上的烏托邦。

        與此同時,一位來自沙漠的王室成員表示,他會考慮在進入休眠程序之前,將他的財富分成七分,分別交給四個不同的基金公司與三家銀行進行管理。

        情況樂觀的話,當他醒來的時候,仍然可以在那個技術爆炸的年代繼續當他的富豪。

        甚至于,在數個世紀的積累之下,他將成為這個世界上最有錢的幾個人之一……

        如果通貨膨脹不是特別夸張的話。

        當然,雖然富豪們與超人類主義者們普遍對這項技術持樂觀態度,但這項技術卻引起了不少自由主義者與社會學家的擔憂。

        尤其是知名諾貝爾經濟學獎安格斯·迪頓教授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該項技術并沒有想象中的美好,平凡的使用這項技術很有可能會加劇階層的固化。

        如果所有人都夢想著前往未來的話,那就不會有人去建設現在了。

        尤其是當這些夢想著前往未來的百分之三的人,掌握著這個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七的社會資源與財富時,由此而帶來的問題將不僅僅只是階級固化那么簡單,甚至有可能將全球經濟推向逆增長的車道,最終讓全球社會走向反烏托邦的結局……

        這位安格斯·迪頓教授于2015年因“在消費、貧窮與福利方面的研究貢獻”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是一位擅長運用數學工具建立經濟學模型的大師,目前在普林斯頓大學經濟系擔任講座教授,是一位杰出的微觀經學家。

        他的這番言論聽起來或許有些危言聳聽,但由于這位安格斯·迪頓教授本人在學術領域的聲譽,由此引發了不少有識之士的注意。

        北美本土的人類解放組織,甚至在白宮門口安排了一場游行活動,呼吁立法禁止該項研究,就像禁止克隆人一樣……

        當然,對于把示威當成吃飯喝水賺外快那般尋常的北美人民來說,所謂的抗議可能并沒有什么實質上的意義就是了。

        尤其是在整個上流社會都眼饞著項技術的情況下……

        與此同時,遠在金陵高等研究院的陸舟,同樣從最新一期的上看到了格朗斯特教授的那篇被設置了highlight的文章。

        當他將文章看到了最后,忍不住輕聲感慨了一句。

        “上次在報紙上看到相關的報道時,強生制藥還表示相關的技術還在技術論證階段,沒想到這才幾個月,他們連臨床試驗都做完了。”

        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喝茶,抬頭看向陸舟這邊的楊旭笑著說了句。

        “看來他們捂的還挺嚴實的。”

        “是的,不過現在看來他們這么做確實是有必要的,至少免去了一大堆麻煩,”放下了手中的,陸舟沉思了一會兒,看向坐在沙發上喝茶的楊旭開口問道,“恒銳制藥那邊怎么回答?”

        楊旭:“他們對我們的提議很感興趣,也認同人體冷凍技術在不遠的未來會大有可為……不過,他們同時也對該項目的風險表示了不小的疑慮。”

        陸舟笑著問:“他們擔心做不出來?”

        楊旭搖了搖頭“那倒不是,他們的擔心是來自政策面。”

        陸舟皺了下眉毛問:“政策面?”

        “是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楊旭看著陸舟繼續說道,“現在國際上關于人體冷凍休眠的研究態度還很曖昧,不只是學術界爭論不斷,民間組織也在瞎湊熱鬧,估計還有的鬧騰。恒銳制藥那邊擔心,我國會出于外交因素和國際形象考慮,禁止該類技術的研究。”

        聽到楊旭的話之后,陸舟笑著搖了搖頭。

        “這也算是風險嗎?”

        楊旭做了個無奈的表情說:“你沒有干過這行可能不知道,畢竟……這種事情也不是沒有先例。”

        “那你替我告訴他們,他們的擔心完全是多余,”停頓了片刻,陸舟淡淡笑了笑,繼續說道,“只要我的眼睛還睜著,就沒有人能阻止我研究什么。”


    本站域名變為  www.zpuxmq.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188金宝博官方网-华山论剑真钱二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