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第1012章 沒有點著?

    沒有點著……
        
        就在這句話出來的瞬間,整個指揮室里都安靜了下來。
        
        站在控制臺前的rosat公司的工程師們面面相覷,瓦西里院士更是一臉的目瞪口呆。
        
        “沒有點著?!這怎么可能?所有檢查工作我們都……都配合華方的工程師完成了,怎么可能會沒有點著?”
        
        指揮室里的寂靜,被這句話給瞬間打破了,原本還沒有搞清楚狀況的那些記者們,更是一片嘩然。
        
        推行點火失敗!
        
        這可是價值上百億的大工程!
        
        如果這個項目沒有辦法運轉的話,那可就不是鬧笑話那么簡單的事情了,對于整個俄羅斯但能源行業都將是一記沉重的打擊,甚至還會影響到兩國之間的外交關系。
        
        站在諾瓦克部長的旁邊,王院長的臉上也是一片凝重。
        
        顯然,他已經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不只是他意識到了,這會兒諾瓦克部長也反應了過來,立刻換上了嚴肅的表情說道。
        
        “立刻查清楚是什么情況!”
        
        那戴著安全帽的工程師迅速點頭。
        
        “是!部長先生,我們已經在這么做了!”
        
        因為突然發生的狀況,點火儀式被迫臨時中斷了。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這場點火儀式并沒有進行現場直播,在場的記者也都是俄羅斯本土媒體,相當配合的交出了儲存卡,才使得讓意外所造成的影響沒有進一步擴大。
        
        而與此同時,rosat公司的工程師們也是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在反應堆周圍忙前忙后的奔波著,和華國核工業集團以及東亞電力的工程師,一同研究討論堆芯點火失敗的原因。
        
        “……理論上應該不會出現故障才對。”
        
        “但它確實發生了!”
        
        “我知道,不過反應堆測試一切正常……唯獨裝上去之后就出了毛病。”
        
        堆芯上始終檢查不出來有什么問題,就在這時,華國這邊的工程師忽然開口說道。
        
        “會不會是核電站本身出了問題?比如連接類型的”
        
        這句話還沒說完,甚至才剛剛說到了一半兒,就被坐在一旁的萊蒙托夫粗魯地打斷了。
        
        “我們的核電站不可能有問題!”臉色陰沉得像鐵一樣,這個不茍言笑的中年男人語氣不善地繼續說道:“我早說過,這些華國人不可信任!他們給我們的肯定是劣質堆芯!”
        
        雖然是氣頭上的一句話,但這句話一說出來,立刻捅了馬蜂窩,令在場的華國工程們臉上紛紛露出了憤懣的表情。
        
        尤其是王增光院士,本身就是個暴脾氣,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劣質產品?你居然說我們生產的堆芯是劣質產品?萊蒙托夫先生,我想知道你這句話代表的是rosat公司的意見,還是你個人的意見!”
        
        “萊蒙托夫先生,請注意你的言辭!”諾瓦克部長急忙訓斥了他一句,接著看向了滿臉慍色的王增光院士,用緩和的語氣安撫道,“王院士,請你別太激動,我相信萊蒙托夫先生也是氣頭上,他心里肯定不是真的這么想的……”
        
        萊蒙托夫微微抬了下下巴,雖然沒有否認諾瓦克部長的說法,卻也沒有表示出任何抱歉的意思。
        
        王院士的臉上依舊帶著幾分怒容,若不是合約在這里,他都打算拂袖而去了。
        
        坐在一旁的瓦西里院士試圖充當和事佬,勸雙方都冷靜一點,但似乎也并沒有什么成效的樣子。
        
        會議開到了這地步,顯然已經進行不下去了。
        
        就算勉強進行下去,可以預見的是,后面的內容八成也只是互相甩鍋而已。
        
        rosat公司絕對不會承認是自己這邊的問題,東亞電力這邊當然也不可能承認是堆芯出了問題。
        
        現在唯一只能祈禱,在前線排查故障的工程師能夠帶來理想的消息。
        
        不管到底是哪一邊的問題,只有知道了問題出在哪,才有解決的可能。
        
        散會了之后,王院士走到走廊上抽著煙。
        
        等他一根煙抽完了,陸舟才走了過去。
        
        先前在會議上,他雖然沒有發言,但卻一直在思考問題可能出在了哪里。
        
        看著面色凝重的王院士,陸舟開口問道。
        
        “進展怎么樣了?”
        
        “很棘手。”
        
        陸舟:“散熱系統、he-3原子探針這些地方都檢查過了嗎?”
        
        王院士:“檢查過了。”
        
        思忖了片刻之后,陸舟繼續說:“會不會是堆芯捕集器?我記得上面好像有個主動保護措施,能夠強制關停失控的反應堆,終止正在進行的核反應”
        
        “檢查了,能檢查到的我們都檢查過了,”王增光院士搖了搖頭,“你能想到的地方,我會不知道嗎?”
        
        emmmm……
        
        好像也是哦。
        
        一時間陸舟也是陷入了沉思。
        
        問題似乎陷入了僵局。
        
        反應堆的狀況好的不能再好,然而堆芯就是啟動不了。
        
        大概過了一個小時,前線的檢查報告送了過來。
        
        初步診斷是,包括堆芯捕集器、散熱系統、能源接口……等等這一系列的部件在內,所有能檢查到的東西都是正常的。
        
        唯獨反應堆堆芯。
        
        這玩意兒對俄國的核工程師來說等同于一個“黑箱”。
        
        在對相關技術不了解的情況下,只有華國方面的工程師能夠對這玩意兒進行檢查。
        
        然而根據協議,華國方面是不需要向俄羅斯方面出示完整的技術細節的。
        
        這時候,rosat公司的負責人萊蒙托夫忽然站起身來發難道。
        
        “確保反應堆正常運行是你們華國企業的義務,這是合約上白紙黑字寫著的,我說的對嗎?”
        
        王院士:“是這樣的。”
        
        “然而現在對于我們來說,唯一不確定的是否存在問題的,就是反應堆堆芯這個還沒有得到有效檢查的部件!”
        
        面對萊蒙托夫的攻訐,王院士嚴肅回應道。
        
        “糾正你的說法,我們的工程師已經對堆芯進行過全面的檢查,檢查報告你也看過了”
        
        打斷了王院士的胡,萊蒙托夫用懷疑的語氣說道。
        
        “是的,你們確實這么做了,但誰知道你們有沒有在檢查報告上說謊呢?”
        
        看著眼前這個不斷將鍋扣向他們這邊的家伙,王院士微微瞇了下眼睛。
        
        “你什么意思?”
        
        “我在合理的提出質疑,”瞇著眼睛盯著王院士,萊蒙托夫繼續說道,“現在問題最大可能就是出在堆芯這個‘黑箱’上,我有理由懷疑問題就是出在了這里。為了對故障原因進行準確的鑒定,我要求你們向我們或者俄羅斯其他第三方檢查機構,出具完整的檢測技術。”
        
        哽噺繓赽奇奇蛧w~w~w.
        
        王院士沉聲道:“這和協議上說好的不一樣。”
        
        萊蒙托夫咄咄逼人的繼續說道:“是的,因為你們沒有確保反應堆正常運轉,這是你們違約在先!”
        
        “我并不認為我們有什么違約的地方,我們正在積極地幫助你們解決問題!”
        
        就算繼續反駁下去,也只是無意義的爭吵罷了,王院士將視線投向了諾瓦克部長,希望他能夠出面讓這家伙冷靜下來,但卻意外地看見,后者微妙地挪開了視線。
        
        很顯然,他的意見正在搖擺,而且已經搖擺向了萊蒙托夫的那一方。
        
        畢竟這座赫利俄斯聚變電站,不只是和俄羅斯的未來,更是早已和他的識途牢牢地捆綁在了一起。
        
        維系和華國方面的關系固然重要,但這不意味著俄羅斯會毫無底線的一直妥協,現在核聚變電站無法成功運行,而且除了無法檢查的對象之外,根本找不到問題出在哪里。
        
        那么即便是排除法,他也有理由相信,問題就是出在了堆芯上。
        
        就在局勢開始漸漸變得對東亞電力不妙的時候,在會議中一直沒有說話的陸舟,忽然開口說道。
        
        “等離子體湍流的監測數據方便給我看一下嗎?”
        
        “監測數據?”萊蒙托夫皺了下沒眉毛,和身旁的安全總監對視了一眼,接著又看向了陸舟,“那堆雜亂無章的數據有什么意義嗎?”
        
        所謂等離子體湍流數據,也就是通過he-3原子探針這個眼睛看到的反應室內的等離子體運動的變化規律,或者說的通俗點就是一種描述反應室內所有微流元的運動軌跡的數學模型。
        
        當初這個研究成果可以說是轟動物理學界一時,甚至有不少等離子體物理領域的學者都宣稱,這是一個諾貝爾獎級別的成果,它直接為仿星器等一系列磁約束的聚變堆裝置提供了理論基礎。
        
        不過,這玩意兒對于大多數人來說,確實和一堆雜亂無章的數字沒什么區別。
        
        就好比再優秀的程序員也不太可能會去研究0和1這些機器語言,因為那是cpu之類的硬件的工作。
        
        而且最關鍵的是,反應堆根本就沒有點著,就算調取了等離子體湍流的監測數據,對于解決問題又能有什么幫助呢?
        
        對于這位毛子的質疑,陸舟只是聳了聳肩。
        
        “不試試怎么知道?”
        
        萊蒙托夫面無表情地也聳了下肩膀。
        
        “隨便。”
        
        雖然并不看好陸舟能夠用那些數據做些什么,但萊蒙托夫還是答應了他的請求,讓rosat公司的技術員調取了等離子體湍流的監測數據。
        
        數據被打印在一份200多頁紙的報告上,送到了會議室中。
        
        看著那厚厚的一摞打印紙,王院士的眉毛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這別說是從里面翻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來,甚至別說是分析這些東西了,只怕就是要將這些紙全看完,都得花上不少時間。
        
        抱著雙臂坐在一旁,萊蒙托夫靜靜地等待著陸舟的下一步舉動。瓦西里院士和諾瓦克部長也是向陸舟投去了好奇的視線,想知道他到底打算做什么。
        
        事實上,陸舟并沒有做什么特別的事情。
        
        他只是很普通地照著觀測時間的標號,找到了反應堆故障診斷的前五秒的等離子體湍流數據,然后在上面掃了兩眼。
        
        僅僅只是過了五分鐘的時間,他便將手中的那疊打印紙放了下來。
        
        萊蒙托夫的嘴角扯起一絲嘲弄的笑容,語氣帶著幾分諷刺地說道,“看出什么來了嗎?我尊敬的數學家先生。”
        
        然而,陸舟接下來的一句話,卻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只見放下了那份報告的陸舟,用肯定的語氣說道。
        
        “當然。”
        
        “問題不是出在了堆芯上。”
        
        會議室里響起了騷動的聲音。
        
        顯然,作為核聚變領域的權威人物,陸舟的話還是很有分量的。
        
        萊蒙托夫臉上的表情微微錯愕,顯然是沒有想到陸舟真的能從那堆雜亂無章的數據中看出些什么東西,而且還是用這么短的時間。
        
        不過很快,他的臉色便恢復了常態,語氣帶著一絲不以為然地說道:“我知道,你們肯定會這么說,換我們也會說,問題肯定不是出在了核電站本身上。”
        
        并沒有否認他的說法,陸舟甚至點了下頭。
        
        “你說的對,問題確實也不是處在核電站上,我想我可能知道問題出在哪了。”
        
        這回不只是萊蒙托夫愣住了,rosat公司的專家愣住了,連王院士也是愣了下。
        
        最先反應了過來,諾瓦克部長連忙問道。
        
        “問題到底出在了哪里?”
        
        頓了頓,陸舟繼續說。
        
        “如果不出意外,應該是電網。”

    ps:書友們,我是晨星ll,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本站域名變為  www.zpuxmq.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188金宝博官方网-华山论剑真钱二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