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第1029章 六十分鐘足矣

    :,     就如同已經因為黎曼猜想而沸騰的數學界一樣,正在舉行imu大會的克林希亞酒店就好像是整個數學界的縮影,在這里到處都可以聽見人們議論著這件事情的聲音。

        原本這一屆imu大會還因為突然發生的變故而染上了一絲沉重的陰霾,但在黎曼猜想這一世紀難題的面前,不管是多么龐大的陰霾,似乎也顯得無足輕重了些……

        “你聽說了嗎?黎曼猜想被證明了!”

        “真的假的?不會又和上次一樣是個烏龍吧?這已經是第幾個宣稱自己證明黎曼猜想的人了。”

        “我只能告訴你大概是兩位數,也沒準是三位數……但這次不一樣!論文的作者是陸教授!據說是受到了薇拉·普尤依女士那場45分鐘報告會的啟發,他終于完成了證明的最后一步!論文昨天就已經被他掛在了arxiv上……上帝,現在整個數學解讀的討論這件事情,你居然沒聽說過?”

        “不敢相信!黎曼猜想……你說他要是證明了,國際數學家聯盟會不會破例給他頒發兩枚菲爾茨獎?”

        “毫無疑問黎曼猜想配得上這樣的榮耀……但這么做有什么意義?如果他真的證明了黎曼猜想,我們干嘛不直接用他的名字單獨設立一個獎項?”

        “聽說下午是他的60分鐘報告會……原來如此,難怪他要將自己的報告會安排在imu大會的最后一場。”

        “你說他會不會臨時改變報告會的內容?”

        “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如果錯過了這場報告會,將是我一輩子的損失!”

        酒店之內議論紛紛。

        無論是咖啡廳,餐廳,亦或者行政酒廊,有人的地方就有關于這件事情的討論發生。

        目前學界暫時沒有人對這篇論文的內容進行表態,絕大多數人甚至都還沒有把論文啃完。

        因此,對于那些關注著這件事情的進展,卻沒有能力去啃動那篇論文的人來說,下午的那場六十分鐘報告會的重要性,就顯得格外突出了。

        不管陸舟是否會臨時改變報告會的內容,可以肯定的是,他既然選擇在這時候將論文放出來,一定不會對那篇論文的事情只字不提……

        另一邊,酒店的咖啡廳。

        通過華人數學界的層層關系,花了一番功夫終于聯系上了陸舟的學生——在普林斯頓任教的秦岳,將他約到咖啡廳見面的王詩成院士,語氣著急地說道。

        “你見過了陸教授沒有?我找了半天都沒找到他的人,他的房間號也打聽不到,你知不知道他現在在哪?”

        若不是出了這樣的意外,王詩成是怎么也不愿意去見那個令他討厭的家伙的。

        然而現在,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華國數學界的未來,他怎么也得去見那個人一面。

        看著一臉急切的王詩成院士,秦岳略微遲疑了下開口道。

        “沒有……但我想,他應該在醫院。”

        王詩成愣了下,顯然是沒料到會是這樣的回答。

        “醫院?”

        秦岳點了下頭,說:“嗯,薇拉·普尤依小姐是他最得意的學生。”

        “這么重要的時刻他居然在醫院……”王詩成來回踱步著,轉了幾圈之后跺了跺腳,最終重重地嘆了口氣,搖頭道,“哎!算了算了,現在過去估計也來不及,下午報告會就要開始了。”

        一臉困惑地看著這位老先生,秦岳推了下眼鏡說道。

        “……您找他是有事嗎?”

        王詩成院士瞪大了眼睛道:“這可關系到咱們華國數學界的未來,這能沒有事兒嗎?現在全世界都在關注這件事,好歹咱也得問一下,他到底有幾成把握吧。”

        秦岳想了想說:“如果你是擔心這個……我覺得倒是沒什么必要。”

        王詩成微微愣了一下,說:“……什么意思?”

        秦岳語氣認真的繼續說:“教授的話,如果不是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他是不會將一個存在明顯爭議的學術成果放出來的。”

        “所以,你問他有幾成把握,根本沒有必要。”

        “對于他來說,一定是有十成的把握,才會把預印本掛到arxiv上。”

        ……

        議論紛紛的不只是酒店內。

        克林希亞酒店的門口,此刻已經擠滿了各大媒體的轉播車輛。

        雖然對于公眾而言,數學是一個很遙遠的話題,但黎曼猜想卻不一樣。

        時間的沉淀和圍繞著它的那些傳說以及那一百萬萬美元的巨額獎金,所有種種的一切都賦予了它與一般數學難題截然不同的意義。

        就像當初登上時代周刊的懷爾斯教授一樣。

        如果哪個人真的成功證明了黎曼猜想,毫無疑問他的照片將不只是登上的封面,還將成為當之無愧的本世紀最杰出的數學家——且沒有之一。

        即便,21世紀才剛剛走過五分之一。

        扛著長槍短炮的記者們想要涌入酒店內,但很不幸地卻是被站在門口的彪形大漢給擋住了。

        “我們是bbc的記者,這是我的記者證,請讓我們進去!”

        “這里是聯邦安全局,我們接到的命令是,除了收到大會邀請的學者之外,沒有任何人能進去。如果你們想進去,請聯系大會的組織委員會拿到入場的資格。”

        “我們之后會聯系大會組織委員會的,事實上我的助理已經在這么做了,求求你們行行好,讓我們先進去吧,現在全世界都在等待著關于黎曼猜想是否被證明的結果。”

        這句話顯然并沒有打動站在門口的保安,那位魁梧高大的俄羅斯人,僅僅只是扔出了一句不近人情的回絕。

        “這與我們無關。”

        堵住門口的除了記者之外,還有不遠萬里坐飛機趕來的學者。

        事實上,這一屆的imu大會馬上就要結束了。明天的閉幕式一開完,宣布了下一屆大會的舉辦地,來自世界各地的學者們就要各回各家了嗎,現在才趕來參加imu大會顯然有些太晚了。

        不過,這些學者們本來也不是沖著imu大會來的。

        相比起明天那場無足輕重的閉幕式而言,即將召開的六十分鐘報告會,才是他們真正關心的事情……

        拖著行李箱走到了酒店的門口,終于從擁擠的人群中擠進來的陶哲軒教授,很快通過了安檢程序,一邊整理著被擠歪的衣領,一邊走進了酒店內。

        雖然并沒有報名參加這一屆imu大會,但像他這種學識淵博又人緣不錯的學者,和大會的組織委員會打聲招呼弄個空房間還是沒什么問題的。

        不過,也幸虧是他下手的早,當他將郵件發給霍爾登教授的時候,據說到兩天后的空房間已經被預定地只剩下兩間了。

        而就在那篇論文被掛到arxiv上的前一天,也就是昨天,這個數字還是兩位數……

        正好路過了酒店的大堂,看到從門口走進來的陶教授,費弗曼教授的臉上立刻露出了一抹驚訝的表情。

        “你居然來了?”

        從洛杉磯到圣彼得堡,這距離可不算近。

        用理所當然的語氣,陶哲軒笑了笑說:“當然,這種事情我怎么可能錯過。”

        定了定神,看了眼他手上拎著的電腦包,費弗曼教授開口繼續說道:“我猜你在飛機上已經將論文看過了,數論這塊兒你應該研究的比我多,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看那篇論文的?”

        陶哲軒搖了搖頭說:“有幾個存在疑問的地方,核心的論證部分我有點不是特別理解,時間太短了,航班卻只有十幾個小時,而我還得調整時差……這該死的時差,弄得我現在只想打瞌睡,但愿一會兒不要睡著了。”

        費弗曼教授笑著說:“陸教授的演講都能讓你睡著?”

        微微愣了下,陶哲軒隨即笑著摸了摸后腦勺。

        “說的也是。”

        如果這種決定數學界未來的關鍵一刻都能睡著的話……

        用不著別人說,他自己都得佩服自己的神經大條。

        和費弗曼教授寒暄了兩句,就在陶教授正準備去前臺辦理入住的時候,忽然從大堂的一角瞥見了一抹意外的身影。

        只見那個留著絡腮胡,稀疏的頭發不修邊幅、甚至于滑稽地披在后面的中年,正和酒店的工作人員解釋著什么。或許是因為他這幅特立獨行的模樣和這里的氛圍實在格格不入,旁邊的保安頻頻向他投去警戒的視線。

        注意到了陶教授臉上驚訝的表情,費弗曼教授好奇地問了一句說。

        “怎么了?”

        “……沒什么,只是有點意外。”

        定了定神,陶哲軒從那邊收回了視線,看向費弗曼教授笑了笑說道。

        “果然,還是咱們的陸教授有魅力。”

        “沒想到連那個人都來了。”

        ……

        報告會還有一個小時開始。

        從醫院那邊回來的陸舟,將自己關在了房間里。

        現在整個克林希亞酒店,都籠罩在一股龐大的氣場之下。

        幾乎全世界的頂尖學者都將目光投向了正在圣彼得堡召開的imu大會,要么是人已經站在現場了,要么便是正在趕來的路上……

        而且,還不只是業內人士的關注。

        關于那篇論文的討論,早就已經從mathoverflow這種面向業內人士的學術論壇,擴散到了推特、臉書、圍脖這些面向一般大眾的社交平臺上。

        不管是嚴肅的討論,還是帶著娛樂精神的調侃,總之一點毋庸置疑的是,現在全世界都在關注著這件事情,關注著這個世紀命題是否已經得到了回答。

        若是尋常人的話,在這龐大壓力的面前,能夠保持呼吸和心率的正常,調整好上臺時的心態,恐怕都已經相當的不容易了。

        但對于已經見慣了大場面的陸舟來說,感覺其實也就那樣了。

        也許對于數學界而言,黎曼猜想是否被證明或許還存在爭議,等待整個學界接受他的論文也需要時間。

        但對于陸舟自己而言……

        既然連來自未來或者高等文明的系統都已經判定他的證明是邏輯自洽的,別人能否看懂他的過程,其實他并不是特別的關心。

        何況,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等著他去做。

        站在房間的落地窗前,俯瞰了一眼樓下塞滿酒店門口的媒體轉播車,陸舟掏出手機將電話打給了遠在華國的陳玉珊。

        “喂?什么事兒,突然想到和我打電話了。”

        陸舟想了想,開口道:“我的存款大概有多少?”

        聽到這句話,陳玉珊微微愣了下,隨即頭疼地扶額說道。

        “……你的存款在你的賬戶上我哪知道?不過,如果你是問公司賬上的資金的話,我可以讓會計打一份——”

        “一個億拿得出來嗎?”

        “……我懷疑你在逗我,”陳玉珊無語道,“你要說十個億的流動資金恐怕還稍微有點麻煩,但要是一個億都拿不出來……你把我開了算了。”

        一聽到這句話,陸舟下意識道:“……那怎么行。”

        他可不會運營公司。

        沒有一個信得過的人幫忙,很多事情都會變得麻煩起來。

        聽到陸舟那下意識的反應,陳玉珊嘴角向上翹了翹,心情不錯地靠在了辦公椅上說道。

        “說吧,我猜你肯定又有什么事得麻煩我幫忙。我也挺好奇的,到底是什么事兒得一下子花這么多錢。”

        “……倒不是一下子得花這么多錢。不過,這事兒確實挺麻煩的。”

        用了大概五分鐘的時間,陸舟將自己心中的想法,交代了下去。

        目瞪口呆地聽完了陸舟在電話里說的內容,陳玉珊用了好一會兒才消化了這龐大的信息量。

        “你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了……那個學生,對你來說很重要吧。”

        陸舟:“嗯,這個方法也許聽起來瘋狂了點,但這可能是唯一能夠救她的辦法。”

        沉默了一會兒,陳玉珊嘆了口氣說道。

        “我明白了,我會照你說的去做的。至于能不能成功……”

        陸舟:“放心,技術方面的事情有我。”

        打完了這通電話之后,陸舟接著又撥出了幾個電話,有打給上京301醫院的熟人的,也有打給高等研究院那邊的。

        盡可能言簡意賅地說明了情況,就在陸舟掛斷了最后一個電話的時候,門口正好響起了敲門的聲音。

        走上前去開了門,只見前些日子帶他去那個七號報告廳的小伙子,正一臉拘謹地站在門口,看著他恭敬說道

        “尊敬陸舟教授,霍爾登教授讓我通知您,您的報告會還有三十分鐘就要開始了,如果您已經準備好了的話,建議您至少提前十五分鐘過去。”

        看了一眼時間,陸舟尋思著也差不多該過去了,于是點了下頭。

        “我知道了。”

        “既然快開始了,那就現在過去吧。”

        早點把這事兒解決了,也好早點上路。

        六十分鐘的報告會。

        相信應該足夠了。

        

    本站域名變為  www.zpuxmq.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188金宝博官方网-华山论剑真钱二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