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第1082章 意義

        星空科技和金陵高等研究院,正因為神經接入式虛擬現實技術,再次成為了全世界目光注視的焦點。

        按照一般常理來說,身為星空科技和金陵高等研究院法人的陸舟,這會兒哪怕不召開場新聞發布會,也應該站在鏡頭前回應一下公眾的期待,并且再敷衍下一些吃飽了沒事干的人對這項新技術的擔憂。

        不過此刻,他卻并非身在新聞發布會的現場,或者哪里的聚光燈之下,而是安靜地站在一間病房里。

        這間病房有個特殊的名字,它的名字叫“冷凍休眠科”。

        除了那位第一位冷凍者之外,還躺著這半年來通過各種各樣的途徑,陸續轉移到這里的絕癥患者。

        相比起代價昂貴的icu而言,冷凍休眠的代價還是相對較低的。

        除了從月球送來的火星細菌提取液稍微昂貴了點之外,維持休眠裝置運行的電費并不算昂貴。

        當然了,這所謂的并不昂貴,也僅僅只是相對其他治療手段而言。

        就在距離陸舟不遠處的“床位”旁邊,站著一位同樣是來這里探病的女人。

        看年齡,那女人約莫四五十歲的樣子,她的右手牽著一個約莫五六歲的男孩,眼角的魚尾紋隱隱可見令人心碎的淚痕。

        想來凍在那里的,大概是她的丈夫。站在他旁邊的孩子雖然一臉懵懂,但卻很懂事的沉默著。

        注意到了同樣站在這里的陸舟,那個女人的臉上露出了一抹驚訝,似乎是認出了他的身份。

        在一陣猶豫之后,她牽著兒子的手走上前來,小心地開口詢問道。

        “您好,請問您是……陸院士嗎?”

        陸舟沉默了一會兒,點了點頭說道。

        “是的。”

        “……謝謝。”

        看著一臉感激向自己道謝的女人,陸舟搖了搖頭說道。

        “我不是醫生,你不用謝我。”

        “是醫生告訴我們的,你救了他……也救了我們。”

        見她似乎有什么話想說的樣子,陸舟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她,安靜的等待著她繼續說下去。

        “我們……其實已經沒錢了,”女人的臉上露出一絲帶著苦澀的表情,似乎是回憶起了不久之前發生的事,碎碎念著說道,“為了給孩子他爸治病,我們賣掉了房子,幾乎花光了所有的積蓄,但還是熬不下去了。就在幾個月前,孩子他爸跟我說,實在不行就別治了,給孩子留點,可是我怎么可能……”

        嘴唇和肩膀顫抖著,那女人的聲音有些哽咽。似乎是在飲下一杯苦酒,她深吸了一口氣,臉上終于擠出一絲勉強的笑容。

        “說出來感覺好多了……總之,謝謝你……真的很感謝!”

        “……不管怎么說,他能活著就好。”

        “我打算帶樂樂回老家上學,這大概是最后一次來看他了。醫生說那邊的醫院一定能治好他,我姑且相信吧……要是他在未來那邊能平安就好了,希望他能少抽點煙,工作別那么拼命,記得按時吃早餐,別太想我……”

        似乎是意識到自己對陌生人嘮叨了些無聊的瑣事,她的臉上浮現了一次窘迫的表情,扯了扯兒子的手,掩飾自己的尷尬說道。

        “……快和叔叔說聲謝謝。”

        那小男孩眨了眨天真的大眼睛,盯著陸舟,怯生生的說道。

        “謝謝叔叔。”

        罕見地沒有計較小孩子叫自己叔叔,陸舟忽然笑了笑,伸手揉了揉他的頭發。

        “我沒什么可謝的,你真正應該感謝的人在你旁邊,記得替你爸爸照顧好她。”

        男孩抬頭看著陸舟“我爸爸呢?他還能醒來嗎?”

        “……這取決于你。”

        看著男孩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陸舟給了他一個鼓勵的眼神,然后便收回了自己的右手。

        母子倆向他道別,轉身離去。

        不過,在走到門口的時候,那個女人忽然停住了腳步,轉過身看著陸舟深深地鞠了個躬,然后牽著兒子快速離開了。

        遠遠的,科室外的走廊,飄來了母子倆對話的聲音。

        “媽媽……那個叔叔是誰呀?”

        “是科學家。”

        “科學家?那,我也想當科學家……”

        聲音漸漸遠了,隨著那漸行漸遠的腳步聲,一同消失在了走廊的盡頭。

        心情有些沉重的陸舟輕輕嘆了口氣,從門口收回了視線。

        他不是很喜歡病房這種地方。

        僅僅只是站在這里,他就能從這沉重的空氣中,讀出那種難言的悲傷。

        安靜地等待了許久,身后終于傳來了腳步聲。

        回頭看向了出現在門口的醫生,他開口說道。

        “檢測結果如何?”

        “……在這里。”

        從那名醫生手中接過了體檢報告,陸舟匆匆掃了一眼,臉上很快浮現了一絲失望。

        雖然從一開始他心里也清楚,指望冷凍休眠艙中的人能夠一邊休眠,一邊通過無意識散發的腦波連接虛擬現實的網絡多半是一種奢望,但當這份報告呈現在他面前時,他的心情還是隨之跌落到了谷底。

        除非解凍一半大腦。

        但這毫無疑問是相當危險的。

        看著視線凝固在報告上的陸舟,讓醫生問道“需要我幫你解讀嗎?”

        “……不用了。”用鼻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陸舟將那份體檢報告疊好塞進了兜里,“大致情況我已經了解了,給你們添麻煩了。”

        “哪里,”那醫生笑了笑說,“到是我們應該感謝您,那個冷凍休眠技術,還有神經接入式機械假肢,已經挽救了不少年輕的家庭和生命了。”

        “是嗎?”

        并沒有正面回應這句話,僅僅只是扔下了一個不置可否的回應,陸舟從那醫生的臉上挪開了視線,看向了不遠處的那座休眠艙。

        那倒映在玻璃上的寒霜,就如同一層薄如輕紗的迷霧,分隔的不只是空間,還有時間。

        那醫生臉上的表情有些遺憾,嘆了口氣輕聲說道。

        “您需要一個人待會兒嗎?”

        “……嗯。”

        那醫生點了點頭,沒說什么,轉身離開了門外。

        隨著那名醫生的離去,整個科室只剩下了陸舟一個人。

        看著那座穩定運行的休眠艙,陸舟沉默了一會兒,忽然開口了。

        “我來看你了。”

        “下一個課題是代數與幾何的大統一……事實上我已經有些思路了。”

        喉結動了動,陸舟原本打算說些什么,但最終還是笑著搖了搖頭。

        “算了……”

        “就算現在把我的思路念給你聽,你也肯定聽不見吧。”

        “我還是把這個懸念留到一個世紀以后吧。”

        “等你到了那邊,就能看見我的論文了。作為我最得意的門生,相信以你的聰慧,就算沒有人告訴你,你也能明白我想說的是什么。”

        在病房內駐足了許久,一直到輪班的護士例行前來檢查休眠艙的運行狀況,陸舟才轉身離去。

        ……

        出了醫院之后,陸舟在門口坐上了王鵬的汽車。

        掐滅了煙頭,王鵬熟練地發動了汽車。

        “去哪?”

        “機場。”

        “回金陵了?”

        “嗯。”

        原本是打算在上京待兩天的,順便拜訪下這里的老朋友,不過忽然沒了心情,還是回去閉關算了。

        反正他的老朋友們大多也知道,他本來就不是那種喜歡主動聯絡感情的人,不去串門也沒人會怪他。

        車子開上了公路,一路上兩人都沒有什么交流。

        似乎是覺得氣氛有些沉悶,王鵬主動開口搭了句話說。

        “網上好像都在討論你,還有那個虛擬現實技術。”

        “嗯。”

        “你好像不是很感興趣?”

        “感興趣,只是現在沒什么心情。”

        這時候,電話響了起來。

        掏出手機,掃了眼來電顯示上的名字,陸舟不由皺了下眉頭。

        若是平時,他倒是不介意和這不怎么熟的人聊聊,但現在實在是沒那個心情。何況剛才在醫院里的時候,他就掛過一次這電話,沒想到現在又打過來了。

        似乎是看到了他臉上的表情一樣,電話鈴聲瞬間被掐斷了,也沒有再繼續打過來的跡象。

        王鵬看了眼后視鏡,問道。

        “不接沒事兒嗎?”

        “沒事兒,”將手機扔在了一邊,陸舟隨口說道,“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角色。”

        。

    本站域名變為  www.zpuxmq.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188金宝博官方网-华山论剑真钱二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