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顧盼生歌

    第五百三十二章憂心

        看到笙歌整個人失神的樣子,拾錦忍不住輕拍了拍她的肩膀,輕聲道:“大小姐,您……怎么了?”

        被拾錦這么一拍,笙歌便收住思緒,回過神來,慢慢低語道:“我一邊想著替我那個未出世的孩子討個說法,一邊又不想大少爺為了我把事情做絕,真到了那一步,只怕……也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該怎么選擇了。”

        拾錦聽了,臉上不無露出一抹驚訝的神色來,她不解的問:“大小姐不想顧家的人為難,難道大小姐就不想想小主子了嗎,一個尚未出世的小生命,姚玲都可以狠心到下此毒手,如果這次要是這么輕易放過她,難保她下次不會再加害大小姐您,她這樣的人,是什么事都能做得出來的,奴婢覺得就該讓姑爺狠狠懲罰她才行,以告慰小主子在天之靈。”

        拾錦越說越氣憤,要是可以的話,她現在恨不得就去找姚玲算賬,哪怕賠上她這條路,她也是心甘情愿的。腦海閃出這個念頭時,她便向笙歌說道,“大小姐要是不想顧家人為難,奴婢愿意一命抵一命替主子報仇去。”

        話一出,笙歌瞬間冒了冷汗來,她當場呵斥拾錦:“你在胡說什么,你我從小一塊長大,我已經沒了孩子,難道你還要我再失去一個體己的人不成,倘若你真要背著我去找姚玲算賬,那么我木笙歌一輩子也不會原諒你的。”

        笙歌說的并不是氣話,名義上她們是主仆,在笙歌心里,卻從未把拾錦當作丫鬟看待,拾錦對她而言,更像個能說心事的人。一個性格寡淡的人,能對別人敞開心扉說心里的話,可見這個人對自己是有多重要。

        見自家的姑娘為自己剛才說的話如此生氣,拾錦顧不得許多,趕忙答應道:“大小姐您別生氣,奴婢知錯了,當奴婢一時失言說錯了話。你現在得靜養,不宜動怒傷了身子。奴婢答應您,不去找姚玲便是。”

        聽到拾錦答應不去找姚玲,笙歌才放下心來。她說:“別為了這樣的人賠上了自己的命,她還不值得你這么做,要真想報答我,就給我好好的活著。人只有活著,才會有希望。”

        拾錦點點頭,明明是她安慰主子才是,反倒是被主子安慰,拾錦有些過意不去。

        這時,府里的下人送來了補品,拾錦抬頭看去,是姑爺的人。自打有了流產一事,顧以澂便對笙歌的日常飲食分外上心,生怕再出現什么差池。

        拾錦走過去接過補品,然后又回到了笙歌的身旁。

        “大小姐,您看,姑爺吩咐廚房煮了些補品給您補身子,放涼了不大好,您看要不要現在吃點?”

        笙歌看了一眼拾錦手上冒著熱氣的碗,想起之前顧以澂親自帶來的補品,因為放涼了便撤了下去,于是點頭道:“也好。”

        聽言,拾錦眸中帶喜,想起前些日子主子不吃不喝的情景,現在肯吃東西了,對比之下,拾錦自然是開心的,她小心的用勺子舀了一勺吹了吹熱氣,喂笙歌一口一口的吃。

        吃了東西,笙歌便睡下了,拾錦便一直守在身旁,寸步不離。

        待笙歌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了,這時素織也已從外面回來了。

        難得安穩的睡了一覺,相比之前,笙歌的氣色看上去明顯好了一些,只不過人看著還是很憔悴,身子還是虛弱的。

        見素織回來了,笙歌問她道:“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素織上前回稟道:“回來有一會了,見大小姐正睡著在,便和拾錦姐守在一旁,沒敢出聲打擾。”

        難得見自家姑娘睡著,身為貼身丫鬟,自然是想她能夠多休息,最近因為傷心過度,睡的實在太少,一雙哭腫了的眼睛讓人見了直心疼。

        笙歌抬頭看了看外面,已是傍晚,這一覺睡得確實是夠久的。

        拾錦想著這一天她也沒怎么吃東西,怕她餓了,于是說道:“小姐有什么想吃的沒,奴婢去廚房給您做。”

        笙歌這會還不餓,她沖拾錦擺手說:“過會再去吧。”

        說著,她把目光移到了素織的身上,開口問她:“你去了這么久,白天發生的事情,你且給我說來聽聽。”

        素織已做好了向她回稟的準備,她應答著將白天的情況說了一遍:“今日是姚老爺和夫人為了姚玲的事來府的,由二夫人親自陪同去找了將軍和大夫人,應該是替他們的女兒求情來的。姑爺進去了一會就出來了,奴婢沒敢離的太近,悄悄的躲在一出等著。姑爺出來的時候,姚家的那位夫人跟在后面求著,不過姑爺卻絲毫不買賬,還說了些狠話,聽得姚家那位夫人差點暈了過去。”

        笙歌聽得心中一征,抓著素織的衣袖,問道:“以澂,他都說了些什么狠話?”

        素織如實回道:“姑爺說天做孽尤可恕,自做孽不可活,姚玲生了這般歹毒的心腸,他是不會就這么原諒的,她得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笙歌睜大了眼睛,不無驚訝道:“他真這么說?”

        素織點點頭,答道:“姑爺當時就是這么說的,奴婢當時離得不近,但說話的聲音卻聽得清清楚楚,任憑姚夫人如何求情,姑爺絲毫沒有商量的余地,態度十分決絕,看樣子,姑爺是打定了主意要替小主子討一個公道。”語氣頓了頓,又說,“不過,奴婢覺得這樣再好不過,也該讓那個姚玲得到應有的懲罰,否則真以為無法無天了。”

        素織自顧自的說著,卻沒留意到此時笙歌異樣的神情,她慢慢放開了抓著素織的衣袖。喃喃道:“聽你這么說,他這次是鐵定了心要處置那個姚玲了。”

        能為孩子討個公道,這是身為父母應該做的,顧以澂此舉也是再正常不過,不知為何,笙歌的心里竟沒有一絲快感,卻蒙上了幾分憂慮。

        沒想到,終究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見自家姑娘并不如想象的欣慰,素織納悶的問道:“姑爺這么做都是為了您和小主子,小姐您怎么看起來憂心忡忡的。”

        想到之前笙歌說的那些話,一旁的拾錦自然明白這其中的道理,她忙拉了一下素織,示意她別說了。

        這時,笙歌看了看時辰,想著顧以澂這會也該來了吧。


    本站域名變為  www.zpuxmq.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188金宝博官方网-华山论剑真钱二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