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還好我有神級賬號

    366.熱議!

        從此話中看來,這藏真劍閣的大師沈思儀,對過去的江湖恩怨,還是很了解的。不然,她不會從林妍身上有黃泉傘,便是能夠推敲出林妍的身份,邪宗之女!

        說起這個話題,張玉真也是不由跟著有些感慨道:“說實話,我也擔心過這個問題。但是,你瞧良兒,他好像從來就不擔心這個問題。一樣跟她交朋友。而,良兒,怎么看都不像是做事沖動任性之人。我的幾個弟子,都這么信任他,我也信任他。便是,只能夠跟著良兒走了。你且看眼下,那邪宗的少小姐,也能夠跟咱們并肩而行,并沒有喊打喊殺,你不覺得,良兒對她的影響力也很大嗎?”

        這話,讓藏真劍閣的大師,也是無可辯駁。

        “這的確很是奇怪,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我擔心,她們年輕男女在一起,產生好感很容易。但是,別看現在如膠似漆,以后,感情出了岔子,因愛生恨,不死不休的例子,也不是沒見過。還是讓人不由擔心未來啊!她手里的黃泉傘,可不一般,這把傘一出世,這江湖上,可沒有幾個人可以擋得住它的殺戮。實在是,這把傘留給江湖上的記憶,太過可怕了!至今讓人一想起它的傳說,就會忍不住深深畏懼。”

        想起黃泉傘的威名,藏真劍閣的大師,很是無奈。

        她擔心未來的江湖,一定會血雨腥風!她想要做些什么,去改變現狀,影響江湖的未來黯然的命運。但是,終究實力有限,眼下,即使那少女,還有那黃泉傘就在眼前,她也不能有任何的妄動。

        眼下,即使心里如何擔心江湖的前途命運也好,都只能眼睜睜的按兵不動,跟著葉良,請這少女去家里做客。

        人生啊,真的就是這么讓人難以參透。明明是正邪不兩立,一見面就要不死不休,非得分出死活來不可。但是,現在卻竟然可以如朋友一般,有說有笑,要一起去人家家里做客喝茶。這種感覺,能夠不古怪,能夠不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嗎?

        這種事情,就算是在夢里,做夢也不敢這樣天馬行空啊!

        林妍和葉良走在街上,宋城的街上,茶攤上都在談論宋家的定鼎之戰。

        一夜之間,宋家姐弟便是從外戚欺主中,奪回宋家執掌權,大敗黃家,這等驚天消息,就在家門口發生,豈能夠不震撼這座宋城。

        他們都在議論此事。

        走在街上,你便是可以聽到。

        這讓林妍,不由嘴巴一下有了笑意,然后跟葉良道:“他們都在談論昨夜葉大哥在宋家的壯舉。可惜,他們都不識得葉大哥。不然,若他們知道了,讓他們談興不衰的葉大哥,此刻就近在眼前,他們還不得驚訝死。葉大哥,昨晚真的了不起呢。竟然可以大戰金丹境的浩氣門長老。聽說,交手不過一招,葉大哥便制服了他,金丹境的高手,是這樣嗎?”

        “哪有。”外面都傳的這么玄乎了啊!葉良馬上苦笑了,然后倒是很樂意的告訴林妍道了:“也是出了兩三招的。而且,還有師姐相助。沒有他們傳的那么神。他們以訛傳訛,早就傳的跟事實出入很大了。”

        林妍聽了葉良這番解釋,反倒更加佩服葉良。那些不如傳說的那么神勇的細節,反倒更加真實的體現出葉良的了不起。

        “那也很了不起了。畢竟是筑基境對金丹境。”林妍道。

        “要是換了鬼伯,十個一般的筑基境,也近不了鬼伯的身。更別說可以打贏他了。”林妍實話實說地道。

        “嗯。”對此,葉良倒是并不懷疑。

        “金丹境實力碾壓筑基境,確當如此。”

        “不過,我看,葉大哥可是一直都不怕鬼伯的。我想,葉大哥心里,一定也有對付鬼伯的法子吧?”林妍狡黠地道。

        雖然是狡黠,但是,并不是帶著心機,并不會讓人覺得討厭。

        葉良便也笑著告訴她道:“眼下,我應該還是打不過鬼伯的。不過,拼命時,有拼命的打法。即使打不過,也要重創鬼伯,讓他實力大損。以鬼伯的性格,他在江湖上隨時隨地都能夠招惹到正派人士的追殺,那時,怕他即使殺了我,遭受重創,也逃不過別人的追殺了。這也能夠算是我給我自己報仇了吧。”

        鬼伯聽了葉良跟少小姐的談話,心里真是有些暗暗發寒。

        這狠心的小子,夠毒的啊!

        寧死,也要拉他一個墊背的。

        頓時認為,葉良真是一個不要隨便招惹的人。

        其實,這不是廢話嗎?

        一個以筑基境,便是能夠廢了金丹境強者金丹的人,豈是好招惹的?

        即使他鬼伯是金丹境,應該可以滅殺葉良,但是,也要掂量掂量這樣做的風險,還有,將要付出的驚人代價。

        一旦被重創,金丹和經脈受損,也許,就是一輩子的境界止步不前了!

        這其中,暗含的風險,也不得不計算在心中,做好考量。

        有些人,不是殺不了,而是,是不是付出的代價,太過巨大,讓人不得不要掂量這樣做,值不值得,劃算不劃算。

        “葉大哥,倒是很坦誠。說話不騙我,也不藏著掖著。我很高興。”林妍很開心,微微羞澀地道。

        葉良頓時笑了,然后道:“我沒事騙你干嘛。何況都是一下什么都看得清楚的事情。鬼伯是厲害嘛!”

        聽到葉良夸贊他厲害,鬼伯的鼻子不由的想要抽抽一下。別人說他厲害,他心安理得的領受之,可是,偏偏葉良說他厲害,反倒要讓他心里直犯嘀咕了。

        擔心這小子,別是在給他挖坑,等著他自己往里面跳啊!

        實在這小子,怎么說昨夜也是廢了一個金丹境強者金丹的人,實在不能夠等閑視之啊!

        聽了葉良這話,林妍一下轉身,退著走路,看著葉良笑了。

        之后又轉身回來,停下腳步,看著小師姐和她身邊一直跟著蹦跳走路的小鹿道了:“葉良,你師姐好可愛的小鹿啊。不過,選擇小鹿當做靈寵,會不會不那么厲害嗎?不選個厲害的獸王的后代,當做靈寵嗎?”


    本站域名變為  www.zpuxmq.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188金宝博官方网-华山论剑真钱二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