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都市絕品狂尊

    第0180章 前輩留步

        所謂“玄門八子陣”,指的乃是道家的一種至高的陣法。

        玄,乃是自然之祖,萬物之宗。

        玄無處不在,無所不及。

        在這里,玄,又可以解釋為變。

        而“八子”,則代表著“玄門八子陣”的最小單位。

        它可以是八個人,也可以是八種能量,亦或是八種兵器,不一而足。

        此刻,四大武道世家和四大隱世家族的天武境強者,正好為八名,足夠組成最小的“玄門八子陣”。

        秦潮將玄門八子陣的各種規則,走位,要點講完之后,不僅是隱世家族的幾人對秦潮欽佩不已,就連黃家,林家和越家的幾人,也非常的佩服秦潮。

        “秦兄之胸懷,我拍馬不及!”黃景行忍不住贊嘆道。

        “正是,我楊嵐興縱橫華夏幾十年,還從未見到過如秦先生這般氣魄之人,我楊嵐興心悅誠服!”楊嵐興忍不住向秦潮鞠躬致意。

        楊嵐興這么一說,其他六人,也都自覺的向秦潮行禮致意。

        這也難怪他們會如此隆重。

        通過秦潮的講解,他們都清楚的認識到,“玄門八子陣”實為道家眾多陣法之中,極為重要的一個。

        而秦潮,為了大家共同對付那棵大樹,居然如此慷慨的將它拿出來,還為大家講解各種法門。

        他們自問,如果這件事放在自己的身上,絕對做不到。

        即便是在生死存亡之際,他們也會因為家族都原因,而選擇閉口不談。

        秦潮這一次,是實實在在的用自己的人品和胸懷,贏得了他們的尊敬。

        “諸位太嚴重了,如今不僅僅是我們,還有成百上千的華夏武者在這秘境之中,我秦家既然一直以華夏世俗守護者自居,在這種情況下,當然不能敝帚自珍。”秦潮鄭重的說道。

        而此刻,躲在不遠處的趙巖看到和聽到這一幕,也不得不贊嘆道:“秦家果然高義,秦家之所以能夠成為華夏武道界四大武道世家之首,也許,這就是他們的‘倚仗’,而且是別人都學不會的倚仗!”

        與秦家的大公無私相比,黃家的中庸無為,越家的事不關己,都顯得特別的渺小。

        四大武道世家之中,只有林家與秦家風雨相隨,不離不棄。

        而四大隱世家族的人,就更不必再提了,沒有最自私,只有更自私。

        為了一己私利,他們什么事情都做的出來。

        難怪當初趙巖一見到秦淵,就有一種親切感,那可不僅僅是因為對方借給自己寶劍“誅邪”的緣故。

        “師父,你說我能夠對付這棵大樹?是真的嗎?”曲勝男看著一步一步靠近秦潮他們的那棵參天巨樹問道。

        趙巖看著曲勝男那張老太婆的臉上,帶著一絲天真的表情,要多可笑的有多可笑。

        不過,現在的他可笑不出來。

        “當然,目前在這個空間之中,除了你,沒有任何人能夠收服它。”趙巖拍了拍曲勝男的肩膀回答道。

        “那我現在就出去收服它嗎?”

        “不,要等到他們筋疲力竭的時候,我們再出去那樣才有價值!”趙巖說著話目光中充滿著神采。

        “吼……”那棵參天巨樹,突然發出驚天巨吼,震得整個秘境空間都在顫抖。

        只見,此刻的那棵參天巨樹正被八名天武境強者圍攻。

        四名隱世家族的強者在下圍住巨樹的四方。

        秦潮則飛行在半空,與巨樹正面對抗。

        還有黃景行,越連城和林建昌,懸浮在半空的外圍,遠距離攻擊。

        那巨樹操控著自己的無數的樹枝,直面八名天武境,竟然絲毫不落下風。

        其實,這也不值得好奇,畢竟,這棵巨樹可能已經活了幾千上萬年,而且,它很可能從修仙時代就已經存在了。

        以它的歲數來講,能夠應付八名天武境,本就應該。

        而且,它本就應該隨隨便便就能夠將八名天武境打趴下才對。

        然而此時的他,雖然略占上風,但是長此以往,結果也未可知。

        “锃锃锃……”與巨樹對抗最激烈的,當然是正面應對的秦潮。

        只見他右手執劍,左手還在不斷的打出各種法訣。

        除了劍法的物理攻擊之外,秦潮還不斷的打出火焰。

        相較于其他人,巨樹對付秦潮,損耗費的力量最多。

        無論是秦潮施展的劍法,還是火焰攻擊,都對它是完全克制。

        所以,面對秦潮,它也只是疲于應付。

        相反,下方的四名隱世家族的強者,卻是在巨樹根須和樹枝的攻擊之下,節節敗退。

        還有半空中進行遠距離攻擊的武道世家三人,他們打出的攻擊,全都被巨樹的樹枝一一擋開,根本傷不到巨樹分毫。

        “秦兄,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巨樹可以不斷的汲取地下的能量,長時間和我們戰斗。”

        “而我們卻一直在消耗,繼續下去,我們必敗阿!”越連城第一個忍不住開口。

        “少說廢話,秦兄讓我們堅持,我們就堅持。”

        “你沒看到,秦兄已經完全壓制住了巨樹嗎?”黃景行呵斥道。

        “黃兄說的對,我們只需要牽制住它,就讓秦兄一個人解決它就好了!”林建昌也說道。

        而下方的四人,卻是苦不堪言。

        此刻的他們,已經被巨樹的樹枝抽打的體無完膚,狼狽不堪。

        也就在此時,一直都對秦潮的安排有些不滿的景艷秋有些不愿意了。

        一向愛美的他,此刻不僅僅一身襤褸。連他的臉上,都被巨樹抽出了幾道血印。

        “楊嵐興,你做的好事。”景艷秋口上責備著,手上卻也不敢停下來。

        “又怎么了?”同樣狼狽的楊嵐興不解的問道。

        楊嵐興同樣是衣衫襤褸,滿臉的血痕,他可沒有時間和景艷秋糾纏。

        “你看,你看,你看我的臉!你怎么就能夠同意這樣的安排,為什么不讓他們待在地下,我們去遠程攻擊?”景艷秋非常不滿的質問。

        “噗……”

        “啊……”

        景艷秋剛剛質問完,只聽半空中一聲慘叫,越連城被直接抽出上百米遠,直接墜落在地上,那狀態,不知道比景艷秋他們慘多少倍。

        “噗呲”一口鮮血噴出,越連城直接癱在地上,好似失去了戰斗力。

        而這個時候的楊嵐興也瞥了景艷秋一眼,發現景艷秋不再說話,而且此刻的戰斗,比之前還要認真。

        其實,他們中誰也沒有真正動用全力。

        這種“集體”戰斗,能省一些力氣,就省一些力氣。

        因為,誰也不知道最后真正見到寶貝的時候他們之間會發生什么事。

        本來就相互對抗的雙方,只不過是臨時組建的“團隊”,根本不可能做到真正的信任

        不過,正面對抗的秦潮,好像真的是竭盡全力的在戰斗。

        如今,玄門八子陣八子少了一子,巨樹騰出了一部分力量去對抗秦潮。

        此時秦潮所面臨的困難更加了一分。

        “噗……”

        “啊……”

        半空中又一個身影被抽飛,是黃景行。

        其實相對于下方的幾人,半空中的幾人,危險程度更高。

        雖然天武境可以飛翔,但是,他們的飛翔也是需要力量支撐的。

        就這一點上來講他們就已經除在劣勢了。

        更何況,飛在半空,腳下沒有根據,一旦被攻擊,他們所受到的傷害,要遠遠大于地上的四人。

        “秦兄,我看事不可為,咱們要不,放棄吧?”林建昌提議道。

        也難怪他會這般提議。

        半空的四人已經被抽飛了兩個,此刻,上方對抗的力量直接減半,他和秦潮身上的壓力也就加倍。

        本來就疲于應付的他,此刻已經有些招架不住。

        即便他的實力相比越連城和黃景行要強一些,但是卻也強不了不了多少。

        他可不像秦潮那么變態,一個人抵得上他們幾個人聯手。

        秦潮聽了林建昌的話,也有些想放棄的想法。

        畢竟,憑借他一個人的力量,絕對不可能對抗的了這棵參天巨樹。

        然而,正待他想要說話的時候,一個陌生的聲音出現了。

        “哎……這些人,真是太過分了!”這是一個老者的聲音,聽上去很像是在責備秦潮等人。

        然而,正在戰斗的幾人,根本沒有心思去尋著聲音去看說話的人。

        “師父,你為什么說他們過分呢?他們不是要對付樹妖嗎?”又一個一個老嫗的聲音傳來。

        這讓正在戰斗的幾人,心里有些嘀咕。

        怎么還有那么大年紀的人前來秘境?

        因為以他們的判斷,那個老嫗的聲音應該有七八十歲,然而這個七八十歲的老嫗,竟然還稱呼老者為師父如此,那名老者該有多老?

        “你看看不明白了不是?”

        “這里從來就是人家的地方,他們侵犯了這里,人家為了守護家園才出來嚇唬他們,而他們倒好,直接八人聯手,意圖殺掉人家。”

        “你說,他們過不過分?”老者向老嫗解釋道。

        “嗯,您這樣一說,他們的確很過分。”

        這兩人當然就是趙巖和曲勝男。

        他們這一唱一和的,那是為了故意說給秦潮他們聽的,要讓他們知道,這里畢竟是人家的領地。

        同時,也是想等一會救下他們之后,他們能夠夾著尾巴,老實做人。

        “你個死老頭,活的不耐煩了是吧,就不怕本座先把你收拾了!”景艷秋早就被他們那種云淡風輕的語氣給氣壞了。

        他們在這里辛苦的戰斗,趙巖卻在一旁說風涼話,誰能不氣。

        “嘿嘿,丫頭,你聽到了吧,我們來救他們,他們卻不知好歹,我看呢,咱們還是走吧?”

        趙巖此話一出,讓戰斗的幾人心里都咯噔一下。

        救他們,憑什么?就憑他老的都走不動道了?

        然而這個時候,卻傳來了秦潮的聲音:“前輩留步!”

    本站域名變為  www.zpuxmq.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188金宝博官方网-华山论剑真钱二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