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活在崩壞世界

    76.劇本不對啊。

        清晨,朝陽緩緩升起,七月的圣芙蕾雅已然變成了一個大火爐,不知道是不是德莉莎沒有經費的緣故,噴泉也停了下來。

        吱

        宿舍的大門被輕輕推開,而坐在客廳沙發上的流云睜開了眼睛,漆黑而深邃的雙瞳之中閃過一道精光,之后又迅速隱去。

        “姬子姐的情況怎么樣了”

        看著面前小臉因為酷熱而變得有些紅潤的德莉莎,流云將面前的涼茶遞了過去。

        “情況已經好了不少,但是想要正常活動還要觀察一段時間。”德莉莎下意識的接過茶杯,咕咚咕咚灌了下去,之后瞪大眼睛看向流云,伸出白嫩的食指指向流云。

        “我不是讓你回來休息嗎你該不會在沙發上坐了一個晚上吧。”

        “放心不下的時候,睡哪不一樣。”聽到德莉莎的話,流云的心也放了回去。

        蒼玄之書明明說有上個文明紀元的黑科技,結果用的東西卻是自己剛剛來到這個世界時從系統那里獲得的提神水晶,流云也沒多少把握一定有用。

        “她們還在休息,你也休息休息,看看你的黑眼圈,想吃點什么。”流云拿去桌子上的遙控器隨意打開一個電視節目,回過頭看向德莉莎。

        原本喜歡忙里偷閑的學院長現在卻難以掩飾臉上的疲倦,兩個布滿血絲的熊貓眼讓德莉莎看上去活脫脫一個修仙狂魔,只不過是為了看護姬子。

        “吃點面條好了。”看著流云起身走向廚房,德莉莎舔了舔嘴唇,好不容易將嘴角流下的口水收回。

        姬子的情況已經平穩,癱在沙發上,吹著小空調,等著流云做飯,德莉莎滿意的點了點頭。

        來到廚房,流云看了看冰箱里,并沒有給自己留下什么材料,八重櫻貌似也沒有采購食材,這種情況下,流云也只能做個最簡單的陽春面了。

        揉面的時間中卻想到了昨天晚上,流云無奈的搖了搖頭,昨天晚上被芽衣狠狠的教訓了一頓,但是最后芽衣卻帶著八重櫻回了自己的房間,說著什么悄悄話,留下自己一個人一臉懵逼的呆在那里。

        不過到目前為止自己也沒什么事情要做了,除了總結和彌補自己的不足之處外,流云的時間還是相對充裕的。

        “德莉莎,待會要不要給她們一個驚喜”

        “嗯”

        “我們這樣再這樣最后這樣。”

        “這樣會不會不太好”

        “你見過哪個說著不太好,臉上卻一臉興奮的。”

        “有嗎那肯定是你看錯了。”

        “琪亞娜,起床了。”符華推了推抱著自己手臂不撒手的琪亞娜,一臉的無奈。不僅如此,琪亞娜手上的力量還在不斷變大。

        “做噩夢了嗎”另一只手揉了揉琪亞娜的腦袋,就好像是哄小孩一樣,符華動作輕柔的拍著琪亞娜的后背。

        符華沒有猜錯,琪亞娜確實是做噩夢了,睡夢中的琪亞娜在不斷的經歷著這一次九幽之行。只不過這一次,睡夢中沒有流云。

        她又一次看到姬子被軒轅劍控制,看著軒轅劍刺進身旁芽衣的身體,看著布洛妮婭渾身鮮血的倒在自己的懷里,看著親朋好友一個一個離自己而去。

        夢的最后,一柄金色的巨劍穿過了她的胸膛,她看到了他,那個一直站在身前保護自己的身影。

        “為什么”

        低下頭看向刺穿胸口的軒轅劍,再看下黑發少年。她看到少年黑發下的一雙金色雙瞳,就算在黑暗中也一清二楚,金色獸瞳就好像真正的野獸一樣充滿了猙獰的神色,簡直就要擇人而噬。

        緊接著,意識天旋地轉。

        “班長你怎么嘶這個是包是怎么來的啊”摸了摸腦袋上的大包,琪亞娜痛呼了一聲,琪亞娜一臉疑惑的看向一臉無辜的班長。

        “你剛剛撞在了床頭上。”臉上并不是古板的沒有,班長和煦的笑了笑,琪亞娜卻感覺腦袋上的大包又痛了起來。

        “流云,早上好。”頭發有些凌亂的芽衣和八重櫻手牽手走了下來,看著坐在沙發上的流云打了個招呼。

        “嗯。”流云臉上的表情并沒有什么波動,和昨天晚上回來的模樣沒有什么區別。

        眾人坐滿了客廳的餐桌,沒有多余的言語,只是在默默解決著自己碗里的面條。

        在吱的一聲中,德莉莎推開宿舍的大門走了進來,她臉上的表情簡直可以低沉出水來。雙手放在身后,德莉莎語氣沉重的開口。

        “剛剛急救中心發來一個壞消息,姬子少校她”

        看著德莉莎臉上的表情,眾人臉上的神情陡然一變,琪亞娜更是連筷子掉在了地上都沒有注意。

        除了琪亞娜,臉上悲痛最為強烈的就是芽衣了。在她一開始來到圣芙蕾雅的時候是希望姬子殺了自己的。因為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又會變成那個冷漠的怪物。

        那個時候是姬子一巴掌打醒了自己。

        “別開玩笑了,我可是對抗崩壞的戰士,可不是殺害少女的劊子手”

        “如果你這么早就要放棄自己生命的話,那就把你的性命交給我,由我來訓練你,將你培養成能控制自己力量的優秀女武神”

        “如果你還是擔心,那就在你的心臟旁邊放置一個小型炸彈,只要你體內的崩壞能過高,炸彈就會爆炸,這樣你就放心了吧,那么就請你好好的活下去。”

        芽衣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天在休伯利安號上,姬子一臉嚴肅的對自己展開說教的那一個畫面。

        只是現在,那個威風凜凜的心靈支柱這一刻卻要倒下芽衣雙眸泛起一陣水霧,心中的悲痛更是難以自制,淚珠就好像斷了線一樣流下。

        “流云難道真的沒有辦法了嗎你一定可以的”就好像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樣,芽衣將目光望向流云,眼睛中的希翼轉瞬即逝,又低下了頭。“我也是糊涂了,連圣芙蕾雅的科學家的做不到”

        “姬子少校平安無事度過危險期啦。”

        將藏在衣服后面的雙手拿出來,高舉手中的漫畫書和苦瓜汁,閉上眼睛等大家歡呼的德莉莎愣了,怎么和劇本不一樣啊她們不應該跳起來歡呼的嗎


    本站域名變為  www.zpuxmq.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188金宝博官方网-华山论剑真钱二人麻将